罪跡

小害

整整一年的身影都歪斜著
像避開鴉飛過,像與生俱來不愛
說話一樣;白色的謊言、白晢的翅膀
都會在潔白的天空翻動
牆上有露水慢慢褪去
角落上的斑駁有被刷洗的餘漬
有好幾次鴉從遠遠一點
漸漸變成巨大的迷霧,一身亮白
就像殘雪炫耀依然融化的冬天
我是知道它們的巢穴,知道它們的狺言
與晝夜同在,但喧囂、狂喜
如畏光的崽獸,稍為顫動
天又開始堆積起暴雨來,於是城市
更像一個城市,捧住一個染污的街名
剎那便能走到盡頭;路牌沒有標記
十字路口充斥碰擊的雜聲
所以啊——始終所以
回憶鴉是黑夜雕琢的曜石、漆黑的煙火
用空空的雙手緊抱,我踮起腳
頭上就是唯一的黑太陽,白化了
習慣如常的罪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