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真博物館

鄭偉謙

走進那一張照片
聽到窗外毛毛雨吹起
黑菲林凝結了
你們相片那雙眸
及出版的散文
關於
那次在海邊游泳
你們所有人
在笑
也許是
倒翻了的酒杯
沾了苦瓜的滋味
是帕慕克的珍藏
坐過幾遍的車
放在博物館的展示架上
你們於
睡暖的床
背部還在疼痛
像用過的筆一樣

先小心把窗簾關上
弄好檯燈
把寫過的筆
那個未被拋棄的信封
拿起過的報紙
寫一份手稿

然後
觀看顯影水
翻起了滄浪
看著對岸的碼頭
浮現的底片
讓灰塵
散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