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信

小害

本應
仍然是一封長長的信
褶皺後好讓證明臨睡前
不去想妳的習慣
月下不再倒影
萬事萬物皆往心裡婆娑
天空算是留低了
但瀝瀝、瀝瀝的漾開去
窗框支頤,外邊
正默默與晚黑連成一體
彷彿逮住最後的螢火
從倉惶閃爍亦從熄滅嬗變生命
而那些紊亂的時序
渾濁得泡軟曾經的日子
陸續等待回收、再造
等待洄瀾濺起時
丟掉一副空殼
其實早已認不出
段落背後會是怎樣落款
橫豎都同樣,交錯太多勾點
或許神明刻意篡改
星宿重臨人間的故事
用更煽情的劇本渲染
某段說白了的讀白,附加上細節
一如把模糊不清的自己
隨便交付別人
然而我知道歲末困住寒蟬
隱隱在窠臼作痛
每每落筆之處必然有鯨魚殞落
五十二赫茲是想像亦是喊聲
沒入汪洋的雨水才清楚
及聽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