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鄉人

楊冰峰

當我看到一個女傭背負着一個生病的同伴上扶手電梯時,忽然有點心酸,一種離鄉背井的心酸。

沉重是異鄉的石頭
我是否肯定自己不是在異鄉
為什麼我總覺得
我永遠無法深入靈魂的深處
為什麼我總為虛浮的表象顫抖
為什麼我總羞於自己的貧乏
而不對自己的本質驕傲
我的眼睛因為黃金遍地而灰暗
像一個患白內障的老頭
我直挺的腰脊常因別人的無知
而彎曲下問
我的臉容被靑春遺棄只留下憔悴
我迷戀女人年輕的胴體
而怱略她可能附帶的膚淺
啊 我這個異鄉人
苟且偷生
當別人問我來自何方
我竟毫不思索隨口說出一個城市
來掩飾自己的無家可歸
啊 我這個異鄉人
鎖吶的號角響起
我舉起一塊不能舉動的石頭
和我的靈魂擲向遠方
風擋下了我的靈魂
讓沉重的石頭像鴿子一樣飛翔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