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灰

倪非宜

如一煙灰墜落
給風吻的分解
萌生一片雪花
我看見眼皮底撐開的降落傘
空降藉著餘溫緩緩
緩緩以芭蕾悄悄躍下
踮腳在我發光的手掌
掌紋的烙印讓我記住你有織熱的腳尖
僅僅記得你有織熱的腳尖
猜測你是地獄魔鬼的化身
模糊剛好在登陸之後
以皺褶的白紙成為佈景
於視線內外燃燒
是誰站在鏡前朦朧失去主體
如我倒下,那煙灰墜落
分離的雪花還有零碎的記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