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塵

雪里

轉開保特瓶,將綠茶就唇喝了幾口,以手背擦拭嘴上殘存的茶滴。站定了陽光直釀在她,在跑道邊,想為願加油,是這樣的一種心情,釀著夏天的淺茶黃色────無慮。

幾個別班的男同學在離她十步遠的地方,以鄙夷的神色看著她,她垂下視線,蹲下來把鞋帶拆掉,再重新綁起來,想以這一連串的動作避掉被凝視的不自然感。操場跑道旁的地板滿髒的,在動作中她的鞋帶沾到灰塵,不須太在意,她努力告訴自己。不屬於自己的影子動了動,移開遠離視線之外了,自己的影子顏色也跟灰塵滿像的,察覺這一點之後心情逐漸輕鬆起來了。

為什麼會惹來不太善意的凝視?只是因為那次的見義勇為吧,她以筆的力量干預了。就只是這樣。心中畢竟擇善固執。

揮去不太愉快的想法,她已很熟悉這樣的責怪,只要願在今天能順利,她就十分高興了。無論自己遭逢怎樣的灰暗。

陽光是茶黃色,烏雲沒有能夠順利會集,願跑接力賽的亮藍色接力棒在陽光下非常閃亮,雖然她的速度沒有能夠超越最近的對手,但差距也沒有拉的令人失望。願在準備的時候,瑞雪偷偷用手機拍下她的姿態,然後再拍了一張自己的影子,標上了日期0911。一陣風吹過,數面旗幟翻飛啪啦作響,跑道中間的草皮泥土飛揚,茶黃色的灰塵沾染過旗幟,逐漸向空中飛散,哪天成為教室陽臺盆栽的憑依吧。

瑞雪早就決定不去管接力賽的名次,她知道願會很在意,但是她可以為願說上好幾十個不應該去在意的理由,無論什麼時候,別人怎麼皺眉,她也不會動搖自己以為的體貼,如果願有一天感到苦惱,那她────就要換她要求願來說,說願喜歡的書中老人之井的故事。願總會說上好幾十個老人之井迷人的理由。

「給,冰透了的紅茶。」願從跑道那邊回到班級營區之後,拿著一瓶保特瓶紅茶遞給瑞雪,開心的笑了一下。我喜歡的是綠茶,這句話終究沒有能說出口,瑞雪鬆了口氣幸好手中的綠茶保特瓶已經落入垃圾桶。瑞雪難得心裡有落實的開心,太好了,她能這麼笑真是太好了,灰塵的力量沒有辦法蒙蔽她的小小太陽,瑞雪開朗的跟著數著手錶上的分秒,「嘿願,再一分鐘打鐘,圖書館現在應該因為運動會比較少人,我們去吹冷氣嗎?」

老人之井聽見了願心底的聲音。「瑞雪還好嗎?」堅毅的女孩的笑容上,對面的也是一樣堅毅的女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