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非宜

從眼角墜落的一滴
淚。
注定要和主體分離
割斷時空
撕裂是無感
扭曲如七彩混合塗抹在空中的飛機

淚。
在回憶之鏡滾燙
反反覆覆
水銀游走長蛆的皮囊
意識像被侵蝕,在炎癢的折磨
宣布脫逸踏向時空的間隙

淚。
在相擁滴入骨髓
無力說句再見
真相殘留在死後解剖
你偏不信我流
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