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處

夏子傑

你流著淚喊聲師傅
我說:你走後
請記得將門帶上

娑婆人生,倉皇如曇花
我們不及流連,已然花謝
那美好的夕陽,不會無限
眨眼,已是黃昏後深邃的黑夜

是啊
如夢幻泡影
如露亦如電
生來所求終無得
唯獨求法法隨身

是啊,徒兒
明日再來輕開禪房
我的歸處已在西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