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器人自述

語凡(台灣)

我是怎樣掉入固定的漩渦
又怎麼一直在漩渦裡掙扎?
我不是很清楚,但我知道
漩渦將我徹底陷入
徹底地,且不留任何餘地

唉,我就是這樣
被啟動後就一直轉 一直掙扎
沒有憂鬱,但很有規律〔連掙扎都是規律的〕
從來就不曾想過會有另一個我
來拯救我或者讓我休息
除了,生病待診或送去醫院

而我,帶著頑固的柏拉圖主義
只有聽電的指示—啟動與停止
沒有任何情緒或意見
我的偏執讓我矢志效忠
謹守自己被利用的百分比〔稼動率〕
我的我已經不是我

但我
仍存有絲絲喘息的盼望,那就是
換批號或待料的時間能夠遞延
而這種期望的實現必須建立在
產能規劃者的疏失或低能力,因為
牽涉到道德 所以期待不敢太過殷切

雖然我許身於時間 許身於金錢
但你們以智慧和殘酷使用我的生命
讓我感到有某種超出原意的東西
在教導我的「人格」是毫無意義的

註:本篇是在陳訴「稼動率」之於機器人的關係。未來機器人的價值決定於稼動率的高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