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的暗語

黎凱欣

地面上的氣生根不是想炫耀自己的偉大
只是好叫人明白
楊柳目睹人世間的別離和依依
搖動的原意不是道別和挽留
氣生根也有擺動的意味
因為色彩和樣子欠缺詩意
還沒有很多詩人留意它

你道樹沒有生命,那是因為你只看到樹的表皮。樹皮下面是韌皮,樹可比人們堅忍。薄薄的形成層支撐著樹幹的生長,所有的細胞來自此處。從來起點都在細微點。

樹的血液在滾動流轉,有些東西在生長、有些作用在糾合、有些用語被命名。位於地面下的是樹根,有營養的都不易看到。樹的相似不易被人細分,細長圓柱形的樹幹正好體現了樹的圓滑。

如果土壤裡有過多水分,便讓根默默吸收和承受。葉孔幫世人排解抑鬱、蒸散憂患,釋放一種超乎想像的力量。

你道樹沒有思想,你道樹不懂說話、不懂唱歌和跳舞,只是動也不動屹立在那裡。然而有人向樹傾訴,有人向樹許願,樹不會隨意洩露人們的秘密,樹不介意背負了很多人的願望,樹的高度彷彿等於願望的高度。樹不會說謊,樹最誠實。樹不會以假象迷惑騙人。當有一天,人們不再眷戀樹,樹還願意一輩子保守著秘密和願望。或許從來只是一個寄託,也許凡事都不要看得太重。

然而樹深信不疑。

你道樹沒有價值,有泥土依存大樹,固定的不只是泥土,防止的不只是土石流,還有堵塞人們的流言蜚語。有人在樹下乘涼,樹的高度為人間而設,不致太矮被人踐踏,不致太高而高不可攀。樹把熾熱的陽光都吸走,風留了一些冷空氣給樹,樹葉的排列和葉網的形狀都不同,好像向天空展示著一種惘然。它們都預留隙縫,透進的密度不致過多,好讓陽光和風對話。

鳥兒在樹上築巢棲息,黑色的烏鴉在叫,沒有什麼人在意。樹不會介意這些。

樹比同類高,頭昂得更直。

光滑的樹皮
擴展的樹冠
乳狀的汁液
稀疏的氣根
漸變的葉子
單一的樹幹

有些樹的個性很強,那是呈現在黑夜的深刻灰影枯枝。頃刻發覺原來樹上有樹,臭溝渠裡一株生命在暗暗發芽,展示著灰影。垂穗的咖啡色葉子,也許是為了以另一種姿態表達不妥協,一種對世界的控訴。禿禿的樹枝在雲端上浮顯如同在水溶化的墨汁,極深刻的倒影懸掛在灰白色的天空。那本應只是在冬天出現的禿樹,在常規中突顯個性和另類。

樹和樹的距離在於軌道
在同一條軌道
有一種名為記憶
可以擁有不同節奏
但擁有同樣的片段
可以是不認識
但臉孔還是熟悉
一旦接軌上了便恪印成了記憶
存在不在存在
本身
在於記憶

就這樣無緣無故闖進樹的生命,就這樣走進別的生命個體。不交代一句便淡出。沒有然後。沒有下次。沒有肆無忌憚。在意是因為仍然接軌,害怕是因為仍然認識,介意是因為懦弱。最可怕的不是奇怪的氣味,而是幻想背後的景象。

樹下的鳥兒在細啄麵包,一位途人經過,眾鳥便各散東西,立刻飛走,不帶半句話的。糾纏的也許只是突然而來的一剎那。躲避不及往往令人失措。

他的好意,樹會銘記,可能遺留了一些什麼的,只是樹不知在何時才能報答。報恩又是人間的慣例。

有多少個晚上﹖
樹做了一些違背人性的事
明明內心跟表面不同
還要扮演和迎合
這便是融入世俗
不跟從便是離群
換來奇異的目光

明明樹不認識樹,偏要平分泥土的養分,甘露的潤澤和陽光的暖流。這便是禮貌,避免不了的,並不是所有樹都是直線生長。有些樹橫行生長,有些樹傾斜生長。它們無意比較,更無意比拼。

樹高調生長,想吸取最多的養分、水和陽光,想一直屹立在城市中,深褐的顏色是年月的見證,想得到世人的認同。

樹低調生長,企圖與無聲的空氣抗衡,淺白的顏色不致讓人發現,彷彿拼命叫世人忘卻什麼。然而樹還只是樹,生長同是生長。終有一天,樹會倒下,嬉戲不再。當樹發現一切原來都是比較時,才發現已經習慣了世界軌跡,再也回不了頭。誰也不知道,樹沒有故作清高,只是一直都剪不走那孤影,也許尋找自我真的很難。嘆然過後,日子還是要繼續。

 有多少個晚上﹖

樹葉的色彩驟變
最罕有的不在顏色本身
而是時間的短暫
疼痛的果實在清晨裂開
它們不想弄傷路過的行人
即使熟透了
果實也不會脫落
可能是捨不得離開
 一直依存的樹枝

都說是沒人明白,還道是樹的固執,看不開的是途人嗎。還道樹在擔心什麼。
跌落地面的只是小松果和花針,再也不知是屬於哪棵樹了,錯過熟透的一刻。

沉默的樹根把某些說話交給苦味,它們展示著不是自己的剪影,而是遺留在人間的氣味。那不是炫耀和比較,而是渴望找一個藏身躲世的空間。可能是樹洞,也可能不是。它們並不是想被世界注目,只是平日慣了把滿肚控訴留給自己。

就算它們明知道,無論如何大聲吶喊,都不會有人和應,有時更可能換來一兩聲唏噓。雷聲和蟬鳴也許只是自然界的規律。

力爭上游需要的勇氣不及沿索而下
習以為常的不只是日常的風景
而是困在城市中的侷促
沒有人.沒有樹
沒有綠化.沒有城市
一些話的傷害有多大
一些沉澱的日子要多久
沒有永遠.沒有盡頭.沒有一輩子

樹自有生長方式。每棵樹都有其自我,紋理和樹幹的都不同。它們在同一棵樹上生長,也許在飾演包容和共融。

人們分不出樹的分別,即使是每天上下班重覆的道路,即使是曾經熟悉的老榕樹。他不知樹的名字,她不知樹的紋理,他們不知樹的年齡,她們不知樹在此守侯了多久,更不知從那年那天樹便一直在此。

爬上樹的身體把一切重擔都卸下吧,並不是所有樹都可以承受人的重量,更遑論生活的重擔和壓力。並不是所有樹都喜歡光明正大。並不是所有樹都對土質有要求。並不是只有一種生存方式。

有些樹根向人們展示鬱結。複雜的糾結成了獨特的圖騰,樹根如圓盤的迷宮遍滿地面。糾結和抑鬱都懂生長,人參形的樹根糾結成一個大網,似是要把一切都吞噬。有些樹幹呈淺灰色,中間部分特別腫脹。白千層的樹皮如撕裂的紙,甘心讓人踐踏它們的根,好讓人聽聽它們的心事。有些樹習慣收藏苦澀,表面不太明顯的葉痂輪,巨大的羽狀複葉在樹幹頂部作緊密螺旋形的排列,既然無法觸及它們的根部和渾厚的樹冠,就讓自己承受所有委屈。然而樹便是樹,從來伸手便可觸及,好讓人撫摸安慰。粗糙的表面遮蔽傷痛,蓬鬆掩蓋蒼涼。小葉呈線形,下垂樹冠底部的葉在演繹另一種荒蕪。尖銳的刺並不是想剌傷人們,那只是自我保護的一種方式,披上城市的保護色,是為了避免受傷,等待知音的出現。

老株開花後枯死
等待下一個冬季
早春培土
促萌新株
樹的寄語成了最後的慰藉

人間每天都上演著不同的鬧劇
樹開始明白對於這個世界
存在與不存在彷彿沒有什麼差異
這樣就可當樹從來沒有存在過

糾結的樹根如變了形的的粗糙魔爪,似是用力捉緊一些什麼。樹影彷如揮動魔術棒。樹幹上的凸處猶如腫瘤,凹處好像一雙眼睛,彷彿有個咒語在守護社區。一棵樹藏著一個秘密,猶如啞然的城。它在等待魔笛的呼喚,與城市一同起舞,城市裡有太多沉睡的靈魂。在夢魘便可窺見它們被黑壓吞噬。

古今埋葬了多少樹
埋葬了的不只是靈魂
經歷一代又一代的歷史和洗禮
各大文豪歌詠過樹多少篇
最了解樹的是文字嗎

樹的一生不過是一場遊戲,預設的組合不等於既定的模式,既不能改變原有的配合,如何配搭和命名都只是選擇。樹在不變中尋找變數,然而一切都在程式中進行,包括所有的未知。

樹見證了原來城市不過如此。習慣後的珍貴,熟悉後的罕有。冷視和漠然不是最麻目的生活方式,連空氣都變得無味,觸覺和嗅覺都變得不重要。知覺還是知覺,還是已經變得亳無感覺﹖連商店的氣味,人們都分不清,更遑論城市的況味。印象和感官縱橫交錯,成了堆砌。城市的幻象如魔術,驚惶和失措中變出一個又一個影象。

外人看來是你是瘋子
這是城市的失常還是你的誇張
一式一樣的商店
 營營役役的人生
爭鳴的本意不過如此

螢光幕和電子感應鍵盤反映在臉孔,沒有話語沒有交流如何建構城市的拼圖。尷尬的言語空白不是因對話無多。有些話語不可觸及。樹的年輪記錄樹的年齡,話題不會隨著樹的年齡改變,生活方式不會隨著樹的歲數轉變,難堪是因為年紀還是心境﹖

相處和相知就是這麼一回事。生活在城市避不了的。城市的脈膊不再跳動。小販不再到處流動。這個城市依舊,幻象依然。只是樹已經千瘡百孔,再也不能回到最初了。一如龜裂開的外皮,外殼掩飾著多少圈內層,數不清已失落了多少篇。

其實樹也有苦處
為什麼快樂才是一切
總有難以理解的時侯
為什麼大快朵頤才算享受
沉浸在感官享受的才是快樂
明明知道一切都有盡頭
也許失去便會發現
也許選擇便會明白
一方的敏銳源於一方遲鈍

都怪油膩遮掩一切,揭開表層仍解救不了。掀起城市的面紗仍無補於事,怨聲和沸滾聲四起,都已經病入膏肓了。混和了便注定無法變為清澈。
懸掛在空中的樹葉彷彿在飛。凝結的樹網交織一個又一個寂寞。捕捉的透明被人發現。墨綠的虛假外表掩飾荒涼。腐臭和骯髒。陽光折射出迷惑的暗湧和顏色,深沉的底蘊不過是一池死水。

樹習慣以笑聲掩飾一切荒蕪。

游走在城市這個大空間,每棵樹接受的領域和心態都不同。城市的兩端都似是出路,都似不是出路。陰霾籠罩天空,同時覆蓋大地。樹留下獨特而鮮為人知的氣味,淡淡的散在空氣中,揮之不去。

樹幹上的斑點駁駁
留下的痕跡一如老人斑
樹皮一塊一塊的脫落
呈現一格一格的心事

猶如害怕失去什麼似的,回想和回望從來都容易。未來會是一番什麼景象﹖也許什麼都不會有改變。即使有蒼老的心又如何﹖年輕的外表是騙不了途人。起碼在這花葉搖落的世界,不致迷失和遺忘。年輪的生長不抵懷念和衰老。樹跟其他植物不同,愈是衰老愈是堅韌。

有些樹葉不似樹葉,如荷蘭豆般條條垂下,或如咖啡色的麥穗,或若條狀的黃金串錢香柳。稀疏的樹根猶如灰白色的鬍子,呈現蘑菇形狀的小傘,彷如老去。老去並不是想像中的那一回事。有幾位老人圍在樹下乘涼,河流靜止還是會流動,螞蟻還是偷偷在樹皮上爬過。

暴風雨的吹襲
一下子沖刷泥土
吹倒大樹
並沒有釀成任何人命傷亡意外
大樹倒下的一刻
沒有想過人們會怪責自己

除了自然老去,樹的死亡與人類不無關係,自然的老去不等於死亡。樹的生長需要多少年月﹖樹的無私,沒有很多人知道。樹很想告訴你,有些氣生根是上粗下幻。紅藍的顏色,如生薑的形狀。有些樹葉的底部是紅色不是綠色。

樹沒有生命、樹沒有思想、樹沒有價值、樹沒有靈魂
樹沒有人性、樹在奉獻、樹在偷泣、樹在死亡
每棵樹都有一點什麼不同
沒有兩棵樹是完全相同的
無論窮


的精力
都不可能走遍全世界的樹
聽聽
他們的暗語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