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思念的好季節

鄭竣禧

很喜歡到住所附近的公園散步,那兒可以聽見小孩子的天真笑聲,老公公悠閒拉著的二胡聲,以及嫩綠的碧波樂韻。在一片遼闊的柔綠中,一朵、兩朵、數十朵的洋紫荊輕輕飄蕩,粉紅了漫長的青澀與蒼涼。原來,寒風已悄悄然往南飛去,在海鷗的聒叫聲中,我驀然發覺,春天來了。

春天是緬懷過去的好季節。試想想,當你陶醉於如詩如畫的公園風景時,選擇一張無人的長椅坐下,抬頭瞻仰藍天上的朵朵白雲,想起與她在公園邂逅的某年新春,與她繾綣在旭日下的某年盛夏,與她相約看漫天黃葉遠飛的某年深秋,以及在長夜裡擁抱空虛的某年寒冬……忽然,天空下起絲絲雨來,稀釋臉上的淚珠,洗滌內心的傷痛。你咀嚼雨水的甘甜,不禁悠然淺笑。

可惜香港不會降雪,不然詩意必定濃厚得多。生活在日本的人一向念舊長情,小朋友如是。他們喜愛在融雪的春季,邊喝綠茶邊觀賞櫻花,懷念在笑聲中閃爍淚光的青春歲月。

許多年前,一名從香港移居到日本居住的小男孩,對同班的女同學朝思暮想,剪不斷,理還亂!在萬籟俱寂的深宵時份,他也會想念女孩的清秀臉容、純潔淺笑、嬌小身軀……心裡既酸且甜。他渴望緊握女孩的手說:

「我們到公園漫步吧」,卻感到很難為情。

直至畢業那年的春天,他鼓起勇氣,向成熟的女孩拿了電話號碼,更一起在校園的櫻花樹下合照。可惜,男孩始終不敢致電給她。然而,每年春天,他也會回到母校緬懷一番。每當坐在那棵櫻花樹下時,他不禁憶起畢業那天的驚喜,以及中一那年的相遇。當一大群同學背著背包,跟隨老師步往校園附近的草園野餐時,他在小河畔旁與她擦身而過,回頭看,只見片片櫻花花瓣隨春風飛舞,飄落到光芒閃爍的融雪上。她的背影與融雪的美景,便在清新的季節下,繪出一幅春日山水畫。可惜,女孩的倩影,最後隨著融雪的淚,慢慢流到歲月的小河裡。如今,只剩下二人的合照躺在床頭,和一個黯然神傷的高中男生。

直至後來回港升學,他也忘不了女孩的倩影,在每年春天的藍天與白雲下,聽著幽宕淡遠的二胡仙音,嗅著嬌花中的清新甜蜜。

春天,確是思念的好季節。

❨本文曾發表於《原創空間》網頁,筆名拓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