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柏恩

黃昏微弱的光
透進房裡的窗
但周旋的烏雲
在我心中擺盪   

天空灰茫
電話鈴響
一如往常
我走向
那空曠
那曾經屬於我們的僻壤
你我卻都明白
不能一起走到遠方

傘外模糊不清的雨點
傘內扭曲難辨的感官
面對著旁人茫然不解
背對著彼此過往雲煙

說好剎那
我們不再聯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