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滅

語凡

親友的稻穀都已結穗
我家花期已過
子房荒蕪

揣測土壤
未顧及時序的更迭
任令龜裂的卦象
攪亂芒種時節

反觀種子
延宕的愛已然僵化
晝光也已覆滅
剩下的盡是長夜

滴剩的淚水在空洞眼眶
凝結成枯萎的時間
歲月變得遲滯
日夜也開始模糊

走過 來過
好像一一離開記憶
未來 只盼
記憶和遺忘相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