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作家

曾倍歡

窗外勞勞細雨
室內一叢幽篁
快將三月
黑夜徨彷閃爍
狹小都市
筆珠帶着鼓脹墨水
輕觸綿密紙張的拉力
滾動
耳鬢廝磨
寫了三十年文章
撒了二十七年的謊
我放下名貴的鋼筆
靠着牛皮椅
回想那三年
嘆了口氣
搖搖頭
嚐那雨前龍井
回甘
嘿嘿
再編一個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