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金瓶梅》

楊冰峰


怨君身體如流水 沿江漂流接渡船 冰清玉潔等閒事 一尺孤墳葬大郎

瀘沽湖畔楊花開 金蓮摘後多姓名 殘花敗柳哀風夜 曾是青黃白杏齡

虎聲嘯嘯成往事 杯酒傾斜無話語 宵隨一曲東流水 不念黔驢不夢雨

你站在船首,
倒影光潔而窈窕。
柔軟的腹部,
被縱橫莽撞的船,
裂開的波浪,
堆起一座座墳塋。

海花菜在盆中衰敗,
庖廚不懷好意:
我們只叫水性楊花。
曾經純潔的含意,
在夜色中隕落。

叫苦的日子,
連酒杯都無力再飲,
曾聲嘶力竭,
呼叫行將溺斃的名字,
涉水搶救濕漉漉的影子。
現在門牙短缺,
夢也短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