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嫉妒死去的盛夏>> 外兩首

曾倍歡

<<嫉妒死去的盛夏>>

三更。
說好的開始
卻不知道要怎樣
撕裂頭部
安眠藥縫上血光
它也想擁擠迴光

急攘沒用
半小時的神經線路程也需
滴答滴答搖籃曲
外婆的橋聽說──倒了
微紅赤心的瘀青

紫青紫青的烙在芭蕉扇上
轉往時光那輛荏苒
落站
我渴望是。終點

<<風箏咬斷線>>

夕陽把殘暉掛樹梢上
發着金光
微風搖搖曳曳
葉子便在半空中
寫下了<<金蘭經>>
碎影婆娑

待勁風趕來
一股腦疊起
群山
叢林
萬靈
大地

我只好握緊那根線
畢竟風箏為我
成了蝴蝶
夢就被帶到天上
此刻
風箏回神
猛然咬斷了線

一旁的
老人說它魯莽
少年說她絢爛

我說:小心晚上的雨!

《屋頂》

內有內的活動
外在外的轉變

春的朱顏:媚
萬生曲綠葉
摘下;
踏著秋搖晃說話
白鞋染成金黃
擦擦值千金

之矣
沒事扔石頭
拼命敲響萬片瓦礫

之矣
潛入屋頂
圓潤的胖雨
竊笑地呢喃呢喃

明早打開那個白煙囪
薰走割手的──

說要磨走符號棱角
飄飄然

去留無處

水平線的夢
沉積著──老翁與獨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