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褪後的電車中

葉子

看見倒退的香城
一輛輛巴士從旁超過
一幢幢大廈縮回地基
法院在烈焰中燃燒
蒙眼的女神流下血淚
電車的叮叮聲聲
為亡魂送葬
終於經過黑暗深藏的惡
那是無知的平庸
麻木的服從
電車可以迎頭駛向光明嗎
身後的教會保持沈默
低頭就能彰顯良知
兩旁車輛不絕
人煙不止
依舊,有歡笑聲在酒吧
觥籌交錯

我知道,我能夠吞下言語
只要,絲毫不愛藍天下的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