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行:華盛頓最後的探戈

耘乙

《單膝下跪八分卌六秒》

一兩聲水鳥,在求生的短訊中,堆起浪沫,旋即沒落
經由手機看花,蜜蜂和蝴蝶若已失散
天天,播奏著,風行,同一支警笛
恐怖主義者的戲文,真的,很有畫面,文字間的顛覆與放縱
大家都懂,擡油價,就開戰;槍聲一響,何止黃金萬兩
我們急不及待一起推敲,直到幽靈也迸爆,虛無的幻象從飆燄裏遺傳
回到推文的另一頭,當一大票政客甘願逢迎,單膝下跪八分卌六秒
以示大愛透徹,逐一玲瓏交心
在承諾紓困金援的時候,層層剝落自己 ,因選舉的嘉年華會到來
總統先生,這非關虛假新聞,我就憋在白宮外圍!
(Mr. President, I’m outside your House.
There’s nothing FAKE about this!)
喘不過氣的吶喊!喬治 • 弗洛伊德的伸寃者
一個接一個,我不能呼吸——黑鹰在壓低盤航
白宮增設路障和廧籬,抗議群眾連忙貼上慎防的標籤:內有惡犬
特朗普從暗堡裏出來,側聳了聳脖膊,右手高舉聖經

《何許人將永遠被隔離》

我試圖,從一些陌生的來電聽讀
駭俗的細節其中湮滅的,給我有感當時
仍懸念,一個後現代的《莫須有》,滋擾從新冠八國聯軍的喧噪
在乎等待一把聲音,剛巧是你
問:蒼茫大地,誰?主浮沉
祗差沒找來,一名理想主義的生存者,珍惜每一刹那的社交等距
我倒躲避傳閱,篇篇,值勤的醫護人員,晚晚,更新遺囑
交流在一隻隻掛蝠的訃聞內,專稱一個疫名:COVID-19
所剩下,六十篇爭論的日記
諉過的共識,猛力甩鍋
來自潘多拉魔盒的濫謊狂,一再瞎謅藥效
人在最脆弱的時刻,記取一個死亡的時鐘,佈置於紐約的時代廣場
想不到,雙重反智的邏輯,結構在於手中的一張選票
千萬不可錯過星期二,十一月三日;快速體驗,何許人將永遠被隔離

2020-6-11。硅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