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燈花之蛾

和子

若不會撲火,那還是
一隻,純種蛾嗎。
搧動的翼剪,像勇士。
搖曳的燭光多微弱,
芯弓著背抗風。
蛾的痴勇,豐富了詞典
天子用它曾潤筆,
竟為何,不吝烈焰焚翼,
焦屍,救活了燈芯的自信,
力量從毀滅中驗證。
翩翩飛舞,等角螺線,
那通往,飛越夜的
天梯⋯⋯
縱使,魂永不超渡
被蠟封燭台裡,捧接
光滴落的淚,還在
呢喃,剪去燈花的燭光
更亮。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