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飛燕

丁智逸

你在巢穴
我在飛翔
彼此天各一方
卻又心連心

恨情
沒有將我倆的恩愛分裂
縱使你與我
給紅海砍成兩半
我摸不到你
你摸不到我
但彼此間
還有一隻手掌大的距離

在這個不多不少的尺寸之中
我的腦海失去了分辨尺寸的能力
除了
尋找一種可以令人醒過來的解藥之外
那倒不如
給我吃一顆安眠藥倒頭大睡
還好

我在紅海中夢遊
一條玻璃線連結著兩隻紙杯
在半空中搖擺不定
究竟
這是虛
還是實?

試?
還是不試?
倘若
那不是
渴望已久的呼聲
而是……

1 則留言

  1. 作者之作品可謂美物
    一種 「分隔兩地 心舊一線連」之感十分濃厚
    最後有著許許多多的猶豫
    該還是是不該?
    作品描寫細美
    但不懂為何作者會想使用「紅海」來描寫
    希望能得到回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