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竟然提了這種可怕的問題

鄭偉謙

你竟然問

關於生計
及生命意義到底如何
既然你妥協
放棄信仰任何事物
既然你用酒杯
處理寂寞的問題

你每天
在六十尺的空間中
生活著
月入四位數字
乘上六時半開出的車
習慣了重感冒
在案頭趕著打邀請信
不食晚餐
直接睡覺

那真正屬於你的問題
是你可觀的青春
擱置已久

明知幸福
於日復一日的
十二個鐘的操勞
被折磨殆盡

你竟然提了
這樣可怕的問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