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完美都是碎了的

彥一狐

1
當然,我什麼都不能說
不能說出風的語言
不能說出鳥兒羽毛上那一點斑斕
不能說在光陰裏坐得太久
我一站起來就會抖落許多碎片
2
不說,某人正與與寂寥為伴
每天早上
我都想折疊出一些溫度
偏又無處憑欄
我只能盯著窗外那只黑蜘蛛
看它把晨光,繞了一圈又一圈
3
昨晚又下雨了
從唐婉的那首詩開始
一直下到床前的日月潭
不能說,當然
洛陽不曾淪陷,你看上去卻像個古人
4
空氣中散發著黴味
一只小蟲懸浮空中
就像一種心情
天氣預報上說,你那裏多陰轉晴
我卻分明聽到風的咳嗽
5
很想,對所有人
念一段聖經
儘管,我的詩歌早已千瘡百孔
楚國的月亮還那麼圓麼
我已經走失許多年
手心裏的雨水,遇火就燃
6
夜色朦朧
我的手指不停地敲打天空
天空裏繁星點點
敲不出疼痛的火焰
你說,你只管寫你的風花雪月吧
疼痛是男人的事情
7
昨天還是好心情
無端的,看到燕子銜泥
我的詞語快要窒息
體內不多的鹽分,紛紛逃離
肋骨裏的秦磚漢瓦
刹那間分崩離析
我還是不能說出那些意念中的蛛絲馬跡
8
是唐朝的長笛
吹亂了經年
不可說,你的金戈鐵馬
狂奔在我的地平線
大敵當前,我的城堡即將淪陷
9
春風抽走炊煙
讓她思念
我只想坐下來
盤點一下體內殘存的溫暖
一些花瓣無處可逃
瞬息,將乳房堆滿
10
倘若,可以淩空
我就悄悄走進你的後花園
我想會有那麼一天
我屍骨未寒
去往天堂之前,我想變成雲
在這裏起舞蹁躚
11
終將化為灰燼嗎
漢字踩著詩經走來
從唐朝起,詩歌開始索欠
利息太高
我們都在拼命償還
你的十指在我的掌心越陷越深
我聽到骨骼斷裂的聲音
12
原諒我
以芍藥的姿態站著
把一生站成一種植物
站成惜別之情
我總是說:天是空的
我站在遠方呼喚遠方
你有沒有聽見
13
一直焦灼地呼喊
已經咯出血來了
我需要陽光,真的
我要傾盡體內的水份
快馬加鞭,去追趕一粒藥丸
14
預言都是真的
八百年前,我曾遁入空門
菩提樹下,遇到過你的真魂
那時你身高丈餘
劍長五尺
揮灑著漫天大雪,疾步如風
15
誰能拯救,深陷罪惡之人
佛珠散落一地,追不上一粒埃塵
這一生帶髮修行
舉著中原的油燈
從黑夜走到黎明
16
傾盡,天上所有的湖泊
無法洗白這黑色的夜
所有的白楊樹在陽光裏站成風景
而你是自由的
說好了 ,不見不散
冰山已經坐成河流
你還在逆水而行
17
天,一直沒有放晴
一大片稻田啞口無言
你的疼痛擲地有聲
利器穿胸,稻草人守望著天空
成群結對的麻雀前來圍攻
真理,到底在誰的手中
18
生存在懸崖之上
你的理想終於被我刺痛
海底的誘惑真的那麼大麼
宿命裏我一直草木皆兵
這個世界鶯飛草長
能不能一起看看風景
19
風聲,挾持著樹枝穿越夜空
喧囂的午夜
欲望,在那條繁華的街道鬧騰
你要拼命學會
在一條乾渴的樓道裏游泳
20
按住裙裾
讓過往的流言蜚語無處逃生
你還在那座孤島上仰天長嘯
我就沒有足夠的理由
宣佈,愛已經成空
21
一片葉子
落寞在窗臺
看我的十指在鍵盤上跳舞
晨曦,那些清露呼之欲出
葉子按奈不住,也翩翩舞動起來
此時我看它像只燕子
劃過我的眼眸,向天邊飛去
22
已經是春天了
黑暗還是不請自來
黎明越來越遠
感覺沉入谷底了
才遇見一個人,伸手
把我從黯夜裏拉出
睜開眼看看,你已不在
難免,有些傷懷
23
牽掛一片雲
抬頭時卻已幻化而去
此時你在哪里
落葉像一只白蝴蝶,翻轉著我的心情
春風原本是一種欺騙
我站在今天,是不是就該把昨天刪去
24
夜風,有些尖利
釘子一樣穿過心臟
就像秋天的那個影子
一直拔不出來
今天,你的留言我沒回覆
是我太明白
我終歸只能站在遠處
想你
25
不過是幾個月的時間
你就佔領了我的芳草地
這個季節鳥語花香
你卻揚長而去
所有的海岸線被你虛擬
你在哪里,哪里就是我停泊的碼頭
目光所及
26
被一首詩追趕
黑夜,總是流放我的睡眠
傳說落葉能變成蝴蝶
思念可以長出永遠
想問你信不信
窗外的風告訴我,說出來就不靈驗
27
剛要靜下心來
就又想起你,想起那條河
你已經走了很遠
回頭看看,我還在這邊踟躅
對面那個岸,叫前世
你涉水而過,對我說
來,我背你吧
又恍若,如昨,你是那個窮書生
而我呢
28
昨晚有些寂寥
有人告訴我一個詞:糾結
其實生活裏的那一團亂麻
我就從未拆解
偏頭痛的藥丸,一直主宰著我的悲歡
需要一支橫笛
渡我心裏的那一艘醉船
卻又不忍把一杆翠竹攔腰折斷
29
據說,男人身上有三寶
青劍,硯臺,腰間的絲帶
下一次,一定認出你
八百年前我做的記號
那把劍早已怒火中燒,這件事只有我知道
硯臺上刻的字,肯定跑不掉
長安街上買的那只藍蝴蝶
還在你腰帶上飄搖
30
提筆的時候
成都正在下雨
風聲有些緊了
街上的通緝令鋪天蓋地
你的長劍有些招搖
我在年輪裏坐著
一夜之間,頭上站滿梨花…….
31
指頭象個煙囪
吞吐著我的生命
煙霧嫋嫋,在窗外徐徐而升
就要羽化了
而我,還沒有學會飛行
蝴蝶會不會來
帶我演繹一場悲情
我的墓穴一直空空
32
獨自悲愴
這死一般的寂靜
我的風花雪月雕琢的都是陰影
玫瑰浸了左手
右手萬事成空
如今,詩歌封死所有路徑
圍城之外
你的大軍萬馬奔騰
33
我知道
我始終缺少一件羽衣
無法和你一起
捆綁天上大片大片的烏雲
我只能養大我的詞語
率領八百名義士
與你揭杆而起
34
此時,需要泡一杯淡菊
需要擺出香案
修復好子期的琴弦
淨手,素衣,虔誠膜拜
求菩薩保佑
你一切順利
35
並非都是命定
菊花,還在遠處妖嬈
呼吸裏有毒
萬物蕭條
如果你在一個寒冷的地方
我會為你送去衣裳
如果你去了天堂
我會陪你一起流浪
36
離別是不是終點
每天你都站在同一個地方
蛾子飛過時
我心裏的那雙翅膀就有蛻變的欲望
回眸,總看到那條鎖鏈
37
一些傷痛
在離散中加重
反反覆覆的心緒,我不能說出
而月亮,卻把所有的秘密和盤托出
日子,越算越少
北方的麥子早已被寒風撂倒
我種下的文字
長成一地瘋狂的稗草
38
想了一千遍
有些話還是不能說出來
我想我不是水做的
一想起你
就又回到從前
荒蕪的原野,風沙漫漫
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
你是否也像我一樣淚流滿面
39
剪斷一聲雷
把它藏在身體裏面
你提著頭顱和岩石一次次較量
不用說,那些碎片無法拼接
歲月是一條河
梨花桃花飄然而過
你依然在打撈宿命的骨骼
40
允許我
取一截藍
抱緊一段時光
任那些憂傷在黑夜裏瘋長
所有的歲月全都磋砣
而思念,就象我們前世深深地愛過一樣
41
也許,你就是一位古人
住杜少陵的茅屋,穿乾淨長衫
與筆墨紙硯為伴
天寶三載,洛陽城和李白相遇
將首陽山舉過頭頂
我在山下
白髮早已掛滿前川
42
鳥兒飛過時
我總想騰空
天,依然沒有放晴
你懷揣那本線裝書
逆水而來
我不再寫詩,不慕老子,不讀聖經
移蓮花,臨水而浴
照見,你的江山
我的故園
43
據說,珠與貝
一直在磨礪中纏綿
砂礫長在肉裏
咀嚼苦難
利刃,剖開所有的柔軟
我已疼痛幾千年
冰淩花從眼前一閃而過
這一滴淚,再也不會閉上眼
44
想像不出一個結局
一切完美都是碎了的
如刀的風,無處逃生
目光,斷在酒杯裏
飲盡離離的痛
頃刻間我與你
能不能一起化作浮塵
45
剝開一段雨水
總看到白髮三千丈
鏡花水月,緣愁似個長
趁著江湖兒女全都消散
你裝作故人
打馬在我窗前
讓一地散落的花香,吹走思念
46
古樹早已成林
柳先生還在著文章自娛
如若他來吃酒
你不在,我該如何款待
不能說月缺,月圓
恐他入了詩
羞煞南山
47
不能說
一朵弱菊也會思念
隔世的蝴蝶
夢中的花
愛如霜降,一夜之間
跌落成滄海桑田
48
最後一次想你
在長安
我說,你在心裏
我就一直寫情詩,綿綿不斷
如若你在身邊
我就洗衣,做飯
恍若,你把我的長髮弄亂
對著鏡子說:那你就是一個黃臉婆
49
一目千年
流水帶走多少山莊
設若,我已老得行動遲緩
聽刀郎的情歌
會不會照樣以淚洗面
德令哈的一夜
是你反覆對我說:你再忍一忍啊
你再等一等
50
一棵樹
站在山崗
看夕陽燃燒白雲的翅膀
繞指的柔,奪路而逃
此時,突然想起唐伯虎
如若他真是絕世美男
所做的一切與詩歌無關
我還會不會是那個櫻花樹下
等他的女子

—劇終—

1 則留言

  1. 那撮 流入心裡的沙
    早已揉磨成一滴
    晶瑩的淚
    那抺 藏在胸中的痛
    也已嬗變為一隻
    彩色的蝶
    ⋯⋯
    俗世的苦痛一經詩人心中碾壓重嚼醞釀,就昇華為一種藝術的審美。所有的痛都變得可以忍受,可以吟唱,可以超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