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他教曉我的事》外兩首

哲一

《詩:他教曉我的事》

重覆自己並無不妥。
夕陽收起餘光,為下一場拂曉儲備。
樹,可以為走避而設。
露水知道花的命運,也可以徒嘆凝結。
枯朽下去,便蜿蜒一些;
蛇,盤繞著荒枝斷椏,繼續尋找過渡。
歲月日復日圓滿,日復日,從高處讓座、墜落。
沒冰封萬物的冬季,去路,無一不自卑微。

《詩:狗命》

思念的原野就留在思念中。馴順過後,
都有豢養的天年。吐舌,不會鼻酸眼紅。
切過齒,牙縫不癢,風聲將壓得密匝。
乖,匍匐作揖。脫身的,從來只有潛逃。

一切,把守好了。戳中的網孔
不要摩挲,更別抓破如臉皮。
能消瘦下去,吠來含蓄,罅隙也不算罅隙。
力竭便垂垂頭,回眸,
有圈定的地、配定的糧、立定的命。

《詩:貓眼》

天色離棄時,沒捲走剩下的光。
掠過的塵霾深沉,衚衕將更逼仄。
恨瞇成一線,偷瞥的角度仍太寬廣。

守夜的,不再倒懸安息。
結綵張燈,原來都在告喪。
不情不願半覆半翻,本應紅潤的顏面
唯有發灰。早臨的福報,到頭來,
一個也未能接住。

闔起了餘悸,殘生失神以為避禍;
活上一次,抱歉,尚有八度輪迴。

2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