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

小害

雨季覆手再臨
閃電疾如耗子
過早熟透的木棉閒置太多花梗
天空將快要落下
忽爾卡住遠冬的寂靜凋零
如路牌抹去稱謂
錯過了最初佇足的原地

與自己的倒影相視對立
是節節後退的洩氣車輪
不急也不緩
始終會滾向盡頭
雨景輕取路燈,熹微如
人們攜傘,紛紛失去蹤影
低著身子改穿簑衣的
都是成群結隊降生的國王

不論男女、老少
且把拉鍊拉至咽喉以上
神會讓雨水禱告
再傾聽,還沉重的夙願
不附帶生命的生物
請永遠託付給宿主
像傳說一樣淺顯
稍為忘記呼吸
灑在傘的底下

那是一片陰鬱狹窄的黑海
源自同一黑洞,從後扭曲事界
沒鷗鳥飛翔
沒浪濤拍岸的喊聲
光的最深處是最孤獨
含混衣不蔽體的碎瓦
輕敲著踏空的步韻

洪水已溢出馬路
四處漂浮戲水的畜牲
只有渡河的鴨溺水
幼崽氾濫成災
所以,四月是最殘酷的月份
隱藏千年不雨的沙漠
貯存時間漏出的沙
養育由枯木疊起的傘骨

註:「四月是最殘酷的月份」取自艾略特(T. S. Eliot) 的《荒原》(The Waste Land)– “April is the cruellest month”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