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死猶榮

雪里

遠遠的地平線那頭有什麼在燒,化學的氣味刺鼻濃嗆。煙塵翻滾了好幾大圈,接天而上。砲火的聲音從不間斷,飛行器嗚嗚嗚的飛,不祥感。這裡不是莊嚴的墓園,軍人的墳場,是,他們一點也不肅穆地被哀悼,是,他們死得灰塵,傷得逞強。

扭轉戰爭的往往是幸運,只能是幸運。軍醫唐想著,小口咬碎手中的餅乾,打開今天的fortune cookie,扯出紙條。「你將對著以絕望為名的希望微笑。」唐卻沒有笑。實在是想不到在這個地方還有什麼,可以笑的啊。

死神在土地上彎腰,收割永遠沉默之人的靈魂,只要還能說話,什麼都可以商量。「叩叩叩!」「軍醫,你在裡面吧。」唐聽出女性的聲音,沉默半晌。
「噯,傑,是敵陣的人沒錯吧。」貓咪呼嚕一聲,輕輕以後背及尾巴擦過唐的小腿,並沒有回話。

「抗生素,軍醫你們還有很多吧。」女兵以十分辛辣的口氣說。
她以槍射擊門上的鎖,唐只能感到慌張,但同時,卻也明白了自己該做的事情,到底是什麼。

「都拿去吧。」聽見這句超乎本來預期的話,女兵抬起一邊眉毛,以表情質問。
唐的右手手腕被他自己切出不簡單的傷口,大約是不想成為俘虜幫助敵陣吧。女兵看出他已無法俐落的進行治療。

「哦,就這麼不想活嗎?你明知我們不會寬待沒有利用價值的人。」
「身為軍醫,生命對我來說……毀壞跟拯救都是輕而易舉。」

「呵呵,雖死猶榮嗎?」女兵即使明白軍醫是自己的敵人,仍忍不住欣賞唐的決絕,「最後的願望,我會為你實現。請說吧。」
「雖然我已無法再使用右手,不過抗生素的藥劑,終究還是會落到你們手上,好好利用它吧。」

在她最後一次閉眼前,唐知道她的槍口正瞄準著自己,彷彿想起了什麼有意思的事,唐就這麼愉快地────砰!

女兵的嘴唇因為殺了人而乾渴,尋找水杯。

然後,非常理所當然地,她看漏了架上盤尼西林中逐漸擴散的一滴血。

愛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