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我年輕如一條蚯蚓

楊冰峰

那時我年輕如一條蚯蚓,
光禿禿的沒有一根毛髮,
我常將褲子退至人們羞恥的地方。
我的童年在石板上被月光照亮,
午夜走出一頭老虎扣響我母親的門環。
夜凉如水,
我流向沒有目的地的遠方。
收割我的不是高山、
不是斜坡、水牛、河堤,
不是泥鰍、水庫、蘆葦,
也不是洞裡拉出的那條水蛇。
我站在崖下,
瀑布冲刷我的身體,
直到我的靈魂聖潔如一塊樹葉。

1 則留言

  1. 這首詩說的是過程,一個由年輕到年長的過程。

    第一句年輕如一條蚯蚓,兩者共通點是沒有毛髮生長。人只有嬰兒時才會如此。加上,他「常將褲子退至人們羞恥的地方」,就似蠟筆小新一樣,露出屁股。可以肯定,那時詩人只是小孩。

    「童年在石板上被月光照亮」一句可以想像到詩人的童年坐在有月光和石板地的地方,應該很美吧,不像這都市。而「午夜走出的老虎」是什麼呢?我的猜測是疾病或死亡,「扣響我母親的門環」指的是把母親帶走。根據是之後詩人漫無目的的流淌。那其實是流浪。這想像是根據「父母在 人生尚有來處 父母去 人生只剩歸途」一句演變出來。最後說收割我的不是鄉下的一切,而是失去母親後的感受。一直侵蝕他,如同瀑布的沖刷。最後為什麼是變得聖潔呢?我解不到。這一句可能會推翻前面所有的解讀。但我堅持前面的解讀,反而放棄此句。原因是前面給我的感受很確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