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漫漫

楊冰峰

仙、佛、道難求於虛妄,
你似花而非花,
我遠道前來,
留連忘返,
你的香味豐盈了空氣,
色澤悅目,
我像守諾的河水,
漲退兩難。
天空浮雲掠過,
不可窮目的藍迅速遠去,
大雨將至,
誰是尾生?
我站在陽光下,
看着地上如鏡的影子,
憔悴長在臉上,
拉渣的鬍子,
瘋子的目光,
無遠亦無近。
我一身荊棘,
被開墾過,
所以格外荒涼。
離開後你只留下影子,
而風留下麈土,
我遙望遠方,
目中無人。
我穿過
穿過紅色的塵土,
究竟有什麼能成就,
我哀慟的靈魂,
我無可依附的靈魂?
我在一片死寂中吶喊,
但聲音是否存在?
我是虛妄中的一切,
上下不可求索。

1 則留言

  1.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是屈原的詩,詩人化用了,拆成詩題和結句,但推陳出新,說的是不可求索。也很合情理,讀畢全詩,我不認為詩人和屈原有著同樣決心,詩人比較虛無,通篇也散發著無力感。首句,仙佛道難求於虛妄,但末尾又「我」是虛妄中的一切。點明了自己哀慟的靈魂難以解脫(仙佛道就是解脫的出路),不能解脫,但可抒懷,詩本身就是詩人排遣的手段。因此,此詩抒發了詩人悲痛的靈魂無法解脫的無力,虛無。至於是仔細是怎樣的悲痛、無力呢?就要仔細感受詩人的行文,所用的意象。

    似花而非花,令我想起蘇子的水龍吟。也無惜從教墜。你的香味那句用了通感。而我像守諾的河水一句,坦言之,我不明白為什麼河水守諾,會進退兩難,但至少看得出詩人的為難。「不可窮目的藍」就是藍天,但這樣寫別有趣味。「誰是尾生」一句應該是說自己,因為先前說了自己是守諾的河水。我的影子如鏡一句詩人憔悴的形象,表達出詩人進退維谷,幾近瘋狂。「我一身荊棘」一句明明是人披荊斬棘,詩人倒轉寫人被披荊斬棘,那種蒼涼浴血的感覺我特別喜歡。「我遙望遠方,目中無人」我又是很喜歡,詩人表面上是借用成語的字面意思說萬里無人,但結合其他詩,難保詩人不是真的目中無人。最後,詩人抒發自己的無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