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

楊冰峰

我以為是一隻蒼蠅偎着腳踝飛行,
我搖擺棕色的櫓,
一隻蝴蝶撞向前門,
衰弱地倒在地上。
牠鼓動疲憊的翅膀,
像一盞行將熄滅的油燈。
一種哀傷油然而生,
我想到撲蝶繞着墳墓飛翔,
想到你,
想到行將死亡的蝴蝶。
我想跪下將牠拾起,
放回花叢中。
但一種徒勞將我阻止,
我們在時間中錯身而過,
我的種子不能在你的大地上,
抽芽茁壯,
我只有屈辱地看着一掌紊亂,
看着神祇們令人厭煩的名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