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

綺軒

長長雨季,我們失去嗅覺

植下雛菊,盛放令人傷
粉飾的寧靜是不能捅破的紙
所有,千瘡百孔
僅剩與沈默併行的菊,或
選擇

長長雨季,我們失去愛覺

人們互相對立,找不到花和草調和的位置
找不到三人同行的國度
找不到民法的刻度

遭逢山雨,遭逢強大風球
人為天災後,心和世界
剩下什麼

1 則留言

  1. 坦白說,真得不太能解讀此詩。不過,看不明白似乎是我讀詩素來常見的事。可能我對明白的要求比較高也可能是我沒有類似感受,也就難以理解。不過,不打緊,還是可以厚臉皮地評論一下。

    詩歌分為三節。第一節和第二節的雨季互相呼應,令詩歌由實轉虛,由實際的景象轉為抽象的敍事。第一節明明失去的是嗅覺,卻又植下雛菊,嗅不到花香,盛放的花反而令人傷感。而詩人所感受的寧靜是虛假的,是被人粉飾出來。但這種寧靜是不能被捅破。於是,留下的,只有與菊沈默地行,或者選擇捅破寧靜。

    第二節比較容易解讀。失去,去愛人的感覺。人們互相對立,沒有調解的可能。沒有三人同行的可能。但民法的刻度我不太能解讀。究竟是「文法」還是「人民/民間的法律/規則」呢?不太能確定。

    最後一節,也不難解讀,經過了人為的天災,人的心和世界還剩下什麼?感覺是什麼也沒有吧。無論是世界還是人心,都千瘡百孔。

    很多時候,詩歌的解讀只能解釋到表面的意思,但不知道詩人背後的所指。例如,這詩第一節,我聯想到是詩人的脆弱,不敢發聲打破粉飾的寧靜。於是,我想到現今的香港。但是不是真的如此呢?只有詩人自己知道。作為讀詩的人,我素來只求解讀詩的意思,自行猜度詩背後的所指,以及最重要的,欣賞寫得如詩如畫的文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