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

楊冰峰

人們像狗一樣爭相競食,
還剩多少自尊殘羹。
法碼能秤萬事萬物,
人尤如秤盆上的塵埃,
只有自己感覺重量,
當看到上帝被呵斥躺下時,
你有甚麼理由正當
不跪下?
但我為何不揚長而去?
既遮臉又竪起耳朵,
聽那嗟來之聲,
我這個飢色滿臉的黔敖,
在墨鏡後直視夜晚的太陽,
響一串噴鼻,
過得像白天一樣熱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