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葉

葉梓健

(一)
臉上的淚悄悄然  乾了
遠方的霧暗暗地  亮了
你要去的地方  我跟不來
燈籠  在三更鑼聲中漫溯
像一隻尋覓的單眼  皎潔的月
照不穿弄堂  盡頭的一襲旗袍
在雨中揮手  揚起呼召  濺起告別
我砥礪前行  向你展露手心的空洞
膝下的污泥  你明明知道
心中的小孩  埋頭哭的泣
卻無法陪伴我  只撇下一句 
你要學會與人相處  是月亮溫柔地照亮黑夜
是夜空輕撫冷月  是無星的天
(二)
季節隨落葉嬗變    落葉
隨流水消減    臉上的阡陌
隨髮上的雪加深。死亡
一個辛勤的農夫    插滿碑石
如秧    種遍畏懼
似苗  黑紋白皮的馬是幫凶
澆出告別和成長 攀樹抱藤  
就能拉住時間的手  但流逝的  
驛站前的過路人  留下疾如飛矢的剪刀
「趿拉扱拉」還是「踏踏」的「一二一二」
都指向相同的終結──農夫開墾的荒原
一雙腳  可以走的 從來不是時間 是必然的岔道
一雙眼  可以見的 從來不是人間 是金山銀山
再不能抱擁的瞬間  才過了半生
你就用胡言胡語  教我 
世故是成長的代價    成熟
是成長的補償
(三)
直到現在    你仍是我的光
照亮枕耳傾聽的長夜
燃點側目而視的旁人
穿過地下鐵隧道中  漆黑的風
只有風中的塵知道    風渴求的
其實不多  不多於一方寸天空
一尾魚而言  不多於一滴水
一團花火而言  不多於一晚天晴
不多於你對我而言  只是冥蛾
注定撲火    瘦螢
終究發亮    貧僧
也能自焚為燭    印證
幾多能成真的謊言  驗收
一隻隻過期的  木魚
可敲成烏魚  用四散如緣的觸手
觸動  如初之光  潛入
混亂的迷官  找回
理性的燭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