條件

雪里

「旅人,我是時空旅行者,跟妳一樣是個旅人,許下2個願望吧,我會讓它們實現的。」

以靖不明白為什麼是2個願望,而不是3個。古老的3、魔法的3,然而只要有願望可許她就該偷笑了,還計較數目?

以靖是從圖書館的書本裡找到這張紙的,上面是這麼寫著。紙像書籤,更像卡片,是淡紫色的硬卡片,燙銀的字體以制式的字型印刷,看起來一點神秘感也沒,比較像是大學社團的桌遊卡片。

雖然她找到卡片的當下沒有任何事發生,可是鐘聲恰巧在那時響起,她忍住心中的驚訝,再次翻了翻書本確認書名:《一個藝術家的誕生》。什麼嘛,看起來沒什麼關係,也許這張淡紫色的卡片真的只是一張桌遊卡片。

不過她辦好借書手續回宿舍的路上,不禁仔細想著若自己真有2個一定可以實現的願望,她要許什麼呢?

「旅人,我是時空旅行者,跟妳一樣是個旅人,許下2個願望吧,我會讓它們實現的。」

珊忒喜歡這個遊戲。寫下煞有其事的文字,也印在好像真有那麼一回事的卡片上,偷偷藏在世界的各個她所喜愛的角落。她知道會被看到、也可能不會被看到,可是她平常雖然是大家的好學姊珊忒,背地裡卻是惡意又頑皮的珊忒。沒有人知道她的這一面,但說是惡意嗎?又好像有些太過。她只是喜歡為世界帶來期待與失落。啊,期待與失落。

雖如此說,但珊忒是從一本書中看來這一句話的,那本書叫《一個藝術家的誕生》。主角湯絲坦女士在其中述說自己在夢中與時空旅行者相遇,許下的其中一個願望就是成為一個藝術家,至於另一個願望,她沒有透露。

真是迷幻呀,珊忒想。所以她致力於一次又一次毫無回報的惡作劇。

「旅人,我是時空旅行者,跟妳一樣是個旅人,許下2個願望吧,我會讓它們實現的。」

敦祈在夢中與時空旅行者相遇,她簡直是吃驚。很久以前看過的書《一個藝術家的誕生》就有提到這種夢。可是!怎麼會是她!難道只要她也想成為誰也能成為什麼樣的誰嗎?她該許什麼願望!時空旅行者不會一直等她!

「我……如果是一定能實現的願望,而且只有2個的話,

我希望────我個人一切篤定想使用這願望力量的期待都能成真。

是很貪心的願望對吧,擴張了好幾倍喔,我從很早以前就一直在期待這樣的時候呢。

另一個願望是────每當我失落的時候,我都能憑著自己的力量,而不是剛剛說的期待的力量,幫助我自己。

是很有智慧的願望對吧,抑制了好幾倍喔,我從很早以前就一直在期待這樣的時候呢。」

「絕頂聰明。」戴著斗篷的時空旅行者彎身行了個禮。

「你什麼都不說、都不解釋嗎?答應嗎?可以嗎?」

「好,雖然說我只是個旅人,不過對於世間的願望還是有相當的興趣。」時空旅行者舉起雙手展示投降的姿態,抬頭笑著說。斗篷的帽子滑下,青年的表情慧黠而又帶著一抹得意。

「合二為一,這句話有聽過嗎?兩個願望其實只是一個願望,妳做的很好。任何事物展示在世界的那一面,背後一定有更需要被圓滿的另一面。給妳淡紫色卡片的女人應該叫做以靖?想知道她的願望嗎?

她的第一個願望是自己特別重視的幾個人可以比她晚離世。第二個願望則是這些人包括她自己都能以安詳的死法死去。

察覺到不對勁了嗎?」

「像這樣我又出現在妳的面前,倘若我先答應她的願望,妳卻又許下無比悲傷的自殺願望,而妳自己剛好在她的名單內,那麼……」青年以饒富興味的表情看向敦祈。

「願望的平等性、矛盾性,與再現性。你是想說這個對吧。」

「絕頂聰明。」時空旅行者又笑了。「願望與願望之間的矛盾,以及一個願望本身的矛盾,致使我們必須加開一個願望以補足最初的並且使之完全。

她的願望非常可惜,沒有能夠被實現。」時空旅行者帶著意味深長的眼神望著敦祈。

「既然這樣,一開始你就不應該對我們說願望會實現!」敦祈聽到以靖的願望失落了,感到非常不平,並不只是因為自己喜歡她,而是無法忍受一切的背叛,以旅人之名!

「自己想想看吧!妳們要成為背世的人嗎?如果我讓她的願望實現了,這些人會成為多格格不入的世間存在呢?願望本身本來帶著條件啊!無法補足最初願望缺陷而許下的第二個願望,只能使全部成為無法而已啊!」

「那麼湯絲坦呢?她的第二個願望究竟是什麼?為什麼你實現了她的願望?」

時空旅行者戴起斗篷的帽子,露出神秘的微笑慢慢退後了。在這裡,霧越來越濃,白茫茫的一片,找不到消失青年身影的敦祈忍不住大聲叫,「旅人?旅人!我的願望能夠實現嗎?為什麼找上我呢?一切是真的嗎?你在哪裡呀!」

「你在哪裡呀!」

一片寂靜。

敦祈流著淚水睜開眼,是夢,她早就知道是夢了!她無聲地流淚,早已忘記枕在枕頭下的是那張淡紫色的卡片,她對帶有條件的一切失望。

願望、世界、自己。

她覺得必須起身幫助自己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