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晨花 第十四章

葉翹楓年幼時很喜歡雨天。
母親告訴他雨水落在山川河谷,潤澤大地;各種小動物、大樹小草花兒得以生長,令世界變得多姿多彩。雨後,父親會抱着他看落在花瓣、樹葉的雨點,生命的奧秘彷彿展現眼前,如此簡單,卻又如此奇妙。
但漸漸,他討厭下雨。
他多次在淅瀝雨聲中聽見妹妹抱怨,抬頭卻空無一人。後來,他不再聽見妹妹的聲音,卻發現雨水總愛散播寂寞,滴答雨聲像低訴她的委屈與徬徨。

往事湧現,葉翹楓趁雨勢稍停,叼煙踱步到湖邊。

他記起那年雨季,父親跟一位久未聯絡的朋友見面後,對窗發呆,然後揮筆寫道:
風吹楊柳,柳身隨風擺,半點不由己;
雨入鏡湖,湖水任雨打,七分非己願。
寫畢,父親轉身彎腰問他:「翹楓,你明白嗎?」那時他根本不知道要明白什麼,所以只是搖搖頭,茫然抬頭看着父親。
葉崇天沒有解釋,只是摸摸他的頭,無聲歎氣。

他不再喜歡雨天,也不會再次撐傘跟在父母身後,故意踏進水窪,快樂地讓雨水濺到水靴。
「這種天氣,你竟不帶傘?」
冰冷的水點終於不再滴在頭上。葉翹楓摸摸頭髮,回頭,看見秦天恩撐着天藍色的雨傘,歪着頭靜靜看着他。
「天恩。」他不喜歡雨天,但喜歡在雨季出生的她。露出笑容,指指頭上茂盛的樹冠,「大樹好擋雨。」
秦天恩皺眉,看着被困雨幕,衣衫略濕,像個迷路小孩的葉翹楓。「這麼大雨,別出去吧?」
「怎麼可以?」葉翹楓笑笑,接過秦天恩的傘。「今天可是特別的日子。」
心中突然泛起不安,明顯得叫她難以忽略。「去哪?」看向天空,厚厚的烏雲低低壓着,那壓逼是真實的。
眼裏閃過一絲狡黠,故意壓下聲音說:「分享一個秘密。」

天空越發哭得厲害,淚水一滴一滴打在傘上,亂人心弦。
長長的架空鐵橋在密密麻麻的雨中仰躺。朦朧間,百煉鋼將被淚水瓦解,化為繞指柔。
一雙戀人在鐵橋中央漫步,身邊偶有汽車經過;雨水飛濺,為召喚神靈翩翩起舞。
「你的外衣濕透了。」葉翹楓半個人在傘外,秦天恩卻安然在傘下,沒怎麼被雨水沾濕。
葉翹楓抖落風衣上的水點,問:「哪有?」
秦天恩靠向他,推推他微涼的手,讓二人躲在雨傘的庇佑。「我們該帶大點的傘。」
葉翹楓點頭笑道:「好啊!從此以後,我們一起……」倏然止住說話,收起調侃的笑容,眼神直射向疾駛而來的電單車。雨傘墮地,葉翹楓迅速把秦天恩擁入懷。一陣灼熱略過耳際,身旁的欄杆發出金屬碰撞的聲音。以身體掩護秦天恩,拉着她的手在滂沱大雨中奔跑,僥倖再逃過兩顆子彈。

沒有盡頭的長橋上,奪命的電單車進一步駛近,跑得再快,也逃不過死神的坐騎和他的手槍。葉翹楓回頭看向滿臉雨水的秦天恩,再一次緊緊抱着她,在她耳邊問:「天恩,你相信來世嗎?」
「別瘋了,快跑!」掙脫他的懷抱拉他繼續跑,但他的腿如鑲在地上,沒移動半分。
身後雷聲轟轟,秦天恩焦躁地道:「我不要來世!」
了然般點頭,掛上不羈的笑容,迅速摟住秦天恩,令她動彈不得。「天恩,再見!」
風馳電掣的疾駛掩蓋不了上膛的聲音,葉翹楓回頭,看見戴着頭盔的鐵騎士舉槍,瞄準,發射,俐落地收起手槍離去。急唸出車牌,一口鮮血溢出唇角,來不及滑下就被雨水沖淡。
「葉翹楓!」趕緊抱住倒下的人,但卻雙雙跌坐地上。葉翹楓的身體如斷線風箏,頹然倒在秦天恩身上。
「咳!咳!」更多鮮血自嘴角流出,呼吸越發急促,無力的手卻安撫似的撫着秦天恩濕透的髮絲。
輕輕推開他,穩住他的身體,鮮紅的液體繼續湧出,在他蒼白的臉上更見突兀。視線模糊了,心跳紊亂了。抹去他嘴角的血絲,直視他的眼睛,抑制聲音的顫抖,一字一頓道:「不,准,你,死!」
竭力牽起嘴角,扯出一抹笑容,軟軟伏在秦天恩肩上,在她耳邊呼氣道:「我,答應你……」

蒼穹仍在哭泣。
那真真切切的哭聲與呼喚,卻是誰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