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晨花 第二十一章

方曉敏出生那年,葉翹楓四歲。滿月宴上,小主角不斷哭鬧。葉翹楓掩着雙耳,皺着眉請求父親:「爸爸,我們快走吧!那嬰兒吵死我了。」
葉崇天剛要哄哄兒子,身旁的方國鴻已蹲下道:「小朋友,小敏是你將來的老婆,你可不能走啊!」
葉翹楓不可置信地瞪着眼睛,望望父親,又望望方國鴻,再回頭望望嬰兒籃內的方曉敏——頭髮稀疏,滿臉眼淚鼻涕,眼睛緊閉,嘴巴卻大大張開,一點都不可愛。於是踹踹腳,忿忿道:「我才不要那只會哭的鼻涕蟲!」然後一口氣跑到出口當眼處,待父母「尋回」自己,趁機拉他們一起回家。
那時,他因可以離開而笑得像偷了魚的貓,不知他長大後將越發討厭方曉敏,卻再不能憑一點點小聰明逃離困境。

他也曾經討厭妹妹。淘氣又煩人,愛騙他,但又笨得不會圓謊。
只是,妹妹愛笑。
笑着喚他哥哥;笑着答「我是天……父的恩賜,是人間的小天使,所以沒有名字」;笑着拉他的手漫步山頭;偶爾發發脾氣,但過不了多久,又笑着煩他跟她玩。
那四年光陰如玻璃瓶裏的蜜糖,琥珀色的液體散發淡淡芳香,叫他忍不住品嚐,又禁不住偷偷放進同樣甜美的初吻。
然而後來,空空的玻璃瓶只映出他的迷惘。

那是盛夏的黃昏,方家父女到訪,方曉敏哭鬧着要葉翹楓陪她玩;葉崇天來不及阻止,她已跑到二樓闖進葉翹楓的房間,拉着站在窗邊與妹妹隔空玩得不亦樂乎的葉翹楓離開。
葉翹楓連忙看向窗外,不必良好視力,已能想像妹妹噘着嘴,雙眼開始通紅……唉!一會兒又要哄她了。
扭頭甩開方曉敏,凶巴巴問:「幹什麼?」
不滿葉翹楓的態度,方曉敏雙手叉腰,說:「你要陪我玩!我是公主,你要殺怪獸去城堡救我,然後公主王子快快樂樂地生活!」
打量眼前頭戴后冠,穿着粉紅泡泡裙的女孩,突然想起兒時那條鼻涕蟲。於是冷冷道:「行。」方曉敏正要拍手歡呼,他卻繼續道:「不過,你當怪獸。」
看着方曉敏要哭的模樣,葉翹楓心情大好,坐在床沿一面穿鞋一面問:「你不願意玩?」看見方曉敏憤怒地把后冠扔在地上,於是理理衣服,昂首道:「那麼我走了,別跟着我。」然後一蹦一跳地離開房間。

一口氣跑到開遍星晨花的山坡,葉翹楓大汗淋漓,雙手撐着大腿,彎腰大口喘氣。抬頭看見一個女孩鼓着腮,手上抱着沉甸甸的寶麗萊相機,坐在草地上生悶氣。調整呼吸慢慢走向她,看見她眼眶紅紅的,手臂滿是蚊子叮咬的痕跡。拉拉她的手,說:「我們走吧。」
妹妺瞟瞟她,噘噘嘴,仍然坐着不動。
蹲下看她,「怎麼了?」
「我們本來玩得好好的,她幹嘛拉走你?」說着發洩似的狠狠抓下一把無辜的小草。
躺在她身邊,以手代枕,曲起一腿,無奈道:「她老愛纏着我。」輕輕撫着被她抓得皺巴巴的小草,淡淡問:「但她總嚷着要和我結婚,怎辦?」
妹妹歪頭想了想,抬頭望天,道:「天父會幫我們解決的。」
星光溫柔地點綴夜空,但綻放光明的星星,也許早在千百年前消失,只有餘光孤獨地走過光年,來到寧月山的天空。年紀小小的二人在星空下微笑仰望,不知自己欣賞的,是現存的過去,還是逝去的未來。

天上星光明滅,再逐漸黯淡。
夜空只餘望不到盡頭的漆黑,星星不約而同躲起來睡懶覺,不去打擾即將分別,卻矇然未知的兩人,並體貼地賜予禮物……
微風吹散盛夏的悶熱,帶來一陣花香。蝴蝶紛紛從天而降,溫柔地親吻寂寞的星晨花。他們的緣份,只有一吻那一瞬;短暫,卻刻骨難忘。
漫山遍野,蝴蝶翩翩起舞。還未長大的二人綻放燦爛的笑容,看着這片炫目的絢麗,如夢幻,卻真實。
「哥哥!」興奮地搖着葉翹楓的手,然後舉起相機,趕緊按下快門。
「咔嚓!咔嚓!」兩張相紙,自己拿着一張,另一張硬塞給葉翹楓,神氣道:「我拍的,要好好收藏啊!」
葉翹楓低頭看着相紙上的風景慢慢浮現,帶着發黃的懷舊味道。才開始,已淪為記憶;只能懷念,不能重拾。他喜歡這幀照片的味道,卻皺着眉只用姆指食指拈着相片一角,一臉嫌棄。「為什麼拍到這樣?很古怪……」
「古怪?這叫……」搜索枯腸,終於吐出合用的詞語:「別具風味!哥哥真笨……」裝模作樣歎氣,誇張地搖頭,但嘴角忍不住上揚。
葉翹楓沒反駁,沒所謂的笑笑,看着蝴蝶遠去,繁星再次閃耀。
一切回復平靜,但有些什麼悄悄改變了。
肩膊撞向她,問:「開心了?」只見妹妹點點頭,抬頭展露笑容。
葉翹楓也在笑,卻帶點不懷好意。「說我笨?」妹妹警覺地想要抱緊懷中相機,轉瞬卻已落在他手上。「老規矩,追不到就歸我所有!」

「哥哥不等我!」跑得臉頰通紅滿臉汗水的女孩看着氣定神閒站在教堂門口的葉翹楓,忍不住投訴。
葉翹楓神秘一笑,把相機塞回她手中,低聲道:「跟我來,給你好東西。」
推開教堂大門,拉着她的手走到一片漆黑的後台。在黑暗摸索按下燈掣,再打開一個毫不起眼的小櫃。
「冰箱?你怎麼發現的?」從葉翹楓背後探出頭來,雙眼瞪得大大的。
「那很要緊麼?重要的是,有雪糕。」取出她最愛的巧克力味道,壞壞笑道:「要不要?冰涼又好吃的啊!」
汗珠繼續冒出,真是很熱啊!「小偷……」輕罵一聲,搶過他手上的引誘,吃得津津有味。看見哥哥踱來踱去不知在找什麼,張開含着雪糕的嘴巴問道:「你不吃?」
搖搖頭,晃晃手上的蠟燭,「找火柴。」
「吃吧!一口?」硬把雪糕塞進毫無防備的口中,奸計得逞般笑道:「好吃吧?」
「有你的口水!」葉翹楓用手背擦去留在唇角的甜品,作勢抹在她的裙子。
往後一跳躲開,得意笑道:「這樣就更好吃啦!」
葉翹楓看見她甜甜笑着繼續吃雪糕,突然很想咬她一口,嚐嚐這瘋丫頭是否比雪糕還甜。於是走到她面前,微微彎腰,與她四目交投。
很久都沒有動靜,妹妹眨眨眼,一臉無辜問:「為什麼這樣看我?還想吃?」
葉翹楓點頭,身體前傾,讓嘴唇碰上嘴唇,嚐到雪糕,也嚐到比雪糕還甜的滋味。嗯,比想像的味道更好呢……
「哥哥!」捂着嘴驚訝叫道,「這是我的初吻!」
葉翹楓壞心眼的笑道:「『初吻』這個詞你也會?」見她一副想哭的模樣,有點心軟,說:「你不會少一塊肉,也不會多一個孩子,別這樣。」
「人家沒同意你這樣做。」跺跺腳,扭扭腰,很明顯正在生氣。
「你介意這個?」忍着笑,裝出明白事理大義凜然的表情,「你也可以不經我同意這樣做。」
妹妹皺皺眉,有點難以理解,問:「為什麼要這樣?」
「公平嘛!」理直氣壯得難以反駁。
「哦!」很聽話的踮起腳尖,讓雙唇再次貼合。輕輕一碰,然後慢慢分開。「哥哥以後不會吻其他女孩?」
葉翹楓沒回答,只是取回蠟燭和剛尋到的火柴,拉着她的手關燈走出後台,走到耶穌受難像前。
點起蠟燭,教堂仍然昏暗;晃動的燭光,解開進入神秘國度的密碼,蠱惑人們說出自己也不明就裏的話。葉翹楓挽着妹妹的手起誓:「你的天父作證,我將來要娶你,不會喜歡別人。」有點不好意思低頭笑笑,尋求肯定般問:「你的天父會保佑我們吧?」
妹妹目光堅定,拉拉他的手,自信笑道:「天父是我的,也是你的。祂一定會幫助我們。」

三天後,她一聲不哼,舉家銷聲匿跡。
原以為是開始的親吻,原來是吻別。其後半年,葉翹楓每晚跪在教堂祈禱,求妹妹快點平安歸來;後來,求她給他一封信,讓他知道她身在何方;再後來,他只希望得到她一點消息。
最後,他發誓永不祈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