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不妨讀詩

哲一

時地都脗合,去了東蕩子詩歌獎頒獎禮,算是代表新詩.com和文學人出席。

典禮辦了六屆,屬當地詩壇盛事,連電視台都派員採訪。這個年頭,懂得閱讀的人少,讀詩的人更少;寫詩的,如非堆砌蒙騙,為自身拼命貼金,而要真切煉字,老實說,多少就不通時宜。

不是嗎?資訊爆炸,已沒幾個現代人,仍耐得下性子,認真讀好一段文字;詩,尤其是新詩,不少都隱語處處,必須細心纔可解謎,解開佈局。

「碎片化時間,碎片化閱讀」,不少的詩都刻意淺,舉起老嫗能解的旗幟,迎合勢頭,偏偏就只有淺陋、淺俗、淺薄,最終必然擱淺。市場雜了、亂了,劣幣驅逐良幣,沒什麽意味可品,自然,就沒品味可言。

扯遠了,那就記段六年前的故事吧。二零一三年,和新詩.com的幾個要員,到中山出席詩會,那是我們首次,也是最後一次見到東蕩子。那時對他的詩,算得上一物不知。很記得,在當晚詩會,有個八字鬍中年漢獨站台上,聲線渾厚有力,朗誦自己的詩歌;對,那份氣勢,料是朗誦才有。

然後這個中年漢,和我們出外吃消夜,吃了什麼聊了什麼,已經沒有印象,就記得他坐我鄰座,全晚菸不離手,算是替我省下整包萬寶路的錢;更過癮的是,知道我們拿他的長相打趣,他好像真不在乎,連說帶笑直到完場。

大概兩星期後,不記得是友人相傳,或是自己從網絡看到,知悉這個叫東蕩子的詩人失救,死因是心臟病發。驚愕過後,在網上找他的作品,細讀才知,東蕩子的詩寫得很好,甚至有幾篇,至今仍可反覆吟誦。也許因他交遊甚廣,友好每年辦活動紀念,加上金主支持,便有了如斯景象。

應該是好事。藉著典禮,有學子試刀得到嘉許;有歌手彈奏結他,唱起東蕩子的遺作;有人將詩作銜接,匯成詩劇表演。好的詩,可以興觀群怨,本來就有節奏,就可吟唱,一唱而三嘆;也可以心裡默讀,思考詩中的世界,詩人的見地。

很喜歡東蕩子的短詩《他卻獨來獨往》,恰好其中一句「待你遼闊」,是這屆的主題,那就引來作結吧:「沒有人看見他和誰擁抱,把酒言歡/也不見他發號施令,給你盛大的承諾/待你遼闊,一片歡呼,把各路嘉賓迎接/他卻獨來獨往,總在筵席散盡才大駕光臨」。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一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