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中的陌生人

楊冰峰

無用之生,
無用之死,
我活在無用中。
當下,是一種貪婪,
另一種死亡。
我趨前想死在你的裙裾下,
當她擎起如一個車輪,
我的血流過你,
到達灰暗的遠方。
她是否能承受,
我身體的重。
我想將你的耳環,
摘下風鈴的笑聲,
而她沉默,
像遙遠的春天,
以至我懷疑一切皆是幻夢。
要不是你的跫音,
月光一樣收藏我的影子,
我會順着今夜的寂寥,
在睡前,
到達她的子宮,
將謊言撒播。

1 則留言

  1. 生和死皆是無用,繼續貫徹詩人一向的虛無悲觀。而活在無力當中,詩人自己的生命是貪婪,是死亡的一種。我的理解是,生死均是無用,不明瞭生活的意義的前提下,生死都沒有分別。而即使如此,詩人仍活著,毋寧說是一種貪婪。

    「趨前到妳跟前」一句「趨前」二字我煞是喜歡,有種趨之若鶩,誠惶誠恐的感覺。「當她擎起如一個車輪」浮現在腦海的是一弓起身子的女人。「我的血」一句我不太理解,但接上後面的句子,我是有一猜想,但又不好說白,姑且略之不說。「她是否能承受」一句,就是說我壓在她的身上。談的是性的過程。「我想將你的耳環,摘下風鈴的笑聲,」一句我也很喜歡。將你的耳環和耳環發出的風鈴聲,女人風鈴般的笑聲,連在一起。短短一句,連起女人的耳環和女人的笑聲之餘,還表達出詩人想佔有那笑聲的欲望——想藉著摘下耳環佔有笑聲的欲望。短短一句道出這麼多含意,而且富有美感,令人心滿意足。我甚至想說一句「多謝款待」。之後「她沈默」到「皆是幻夢」一句,說的是善變。先前還充滿激情,如今卻令詩人懷疑那一切只是一場夢。「要不是」到「影子」那一段說的是她的腳步聲仍溫柔地收藏著詩人的影子,說的是留戀。最後一部分說,如果不是有這麼一種留戀,詩人就會順著今夜的寂寥,在她的子宮散播謊言。這句就的是復仇。若她不是仍有留戀,詩人就會復仇。在子宮散播在承接「我壓在她身上」。所以,詩人是想借性來復仇。而散播的是謊言的原因是做愛明明是愛的表現,散播的理應是愛的種子,但詩人散播的是恨,卻仍得說是愛,不然無法復仇。所以是謊言。

    這樣的解讀似乎可以自圓其說,對字句的解釋,意象的含意,似乎都沒有矛盾,解不通的地方。但詩人心中是不是這樣想,作為讀詩的人永遠不得而知,除非詩人,願意夫子自道,為詩歌寫一連串注解。所以讀詩的人,解詩的人,不過是提出一解讀方向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