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相

楊冰峰

當女人處於交配的季節是可愛的,
她用虛假的喘息迷惑迷茫的羔羊,
乳房的蓓蕾散發着激情的香味,
而聰明的男人已放下武器,
對着流星逝去的方向像個異教徒般合什,
虔誠地呼喚她的名字。
她像個狡猾的女巫騎在掃把上,
一邊滑行一邊拋散她閃爍的頭飾,
為了索取更多的詩句,
她的奶汁宛如打破的瓦罐,
每顆被撈起的星星都是潮濕的。

年久失修之後,
他們有着明顯的相似,
惡心地比姊妹更相似的輪廓和五觀。
他每天在折磨她和她利用爪子,
像個越獄的囚犯一樣耐性十足,
將他的皮相臨摹到自己的臉上,
她借着倒影不斷地提醒他青春不再,
要不是兩腿之間充滿冒犯之意,
她也會掛他在牆上,
而她留在良秀屏風上的方帕,
散發着異域的香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