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行書

幽永

像似低頭行書
僅用餘下筆觸
最漫妙的旅程用一拙來形容
一切 是無預設的編排 故此
相愛是無他的選擇 也無差
在沐浴的過程將之參差地溶化

在無人的一隅 痛覺會彌留
留下來的會是一段關係 
守不住 – 回憶滿碎地記載
離開沒有理由 留下才需要
將你我 放置於羽化之時
遐邇之間 就能重新地存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