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寐

小害

拆開封條,撕掉編碼
在夢與夢的邊緣
投一條拋物線
會是嚙合之處,或是記憶
從墜落之中結繭
手心乍暖還寒,握住的
會否一個褪色的肉身
是錯過了第十二夜
窗外,餘下不潔的暴風雨

甚麼也洗滌不去
清醒還原一杯涼了的清水
給夜喝光一半,另一半
即從另一個夢中醒來
發條仍矗立於深夜
牆上的屏幕仍無差別地
驟光驟暗
聲浪此起彼落了嗎?
堆積沙發上一個
又一個沙堡,彷彿
伴隨月行走的潮汐
盪漾水中冰冷的星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