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燈大師

楊冰峰

早上我遇到一燈大師,
他的行李是紅白藍膠袋和一部小推車。
祂問我郭靖的下處是否仍在襄陽城,
我説我只認識祂的馬和名字可以分拆的人,
他在西湖邊有楝別墅,
和一抔塵土。
大師說着梵語和手語,
不時展示一陽指,
我說廣東話和熟透的胡話,
祂指南,我說北,
南轅北轍,
不可預期又撞在一起,
像大師的手推車撞脫了我的鞋,
祂的經書從紅白藍膠袋散出,
我看到九字不像九字,
擾亂整個早晨的空氣,
我的手掌不可控制地箕成爪,
要抓住或放開甚麼。

2 則留言

  1. 道的黑白大家都再倒垃圾,做三次好,再罵三次髒話,什麼考問留個自己,自己垃圾自己收,垃圾不分藍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