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姨

句芒

「良心的事,誰人能説個明白?」

蘭姨離開我家返鄉已經三年多了。現今我們已請了個菲傭,但我們感到她始終不及蘭姨的䏻幹。蘭姨離開的時候,說過歡迎我們去順德探望她。畢竟我們主僕相處時,關係融洽。她經過這次的打擊,又是孤苦一個人,確令人同情!至今我們也沒有去探望她,只是恐怕再面時勾起她的往事,畢竟芳姐是我們的小姨。

回想三年前,我倆因年紀老邁需要個傭工做點家務,若然請個菲傭或印傭,我是個頂厭尖的人,恐怕與外來者住在一塊兒,感覺窘迫不太習慣。我倆本打算雇個家務助理之類,但聽了親朋對此類的員工,多是劣評,便打消了本意。

我倆為了請傭工發愁的時候,小姨亞芳帶來了個好消息,她的同鄉姊妹亞蘭剛申請了單程證來港定居,正想找份工作。亞蘭提出的要求:早上來晚上走,不留宿。這正合我倆的心意。自此之後,蘭姨就成了我家的傭工了。

蘭姨若五十歲,順德人,丈夫早死,沒兒女。在鄉間的時候,靠幫人車衣做些針黹養活。最令我倆愜意的是,她煑得一手美味的順德菜。有時候,我倆的衣服需要修補,這都是她為我們一手代理。老伴對她讃不絕口。有一天,我見她滿懷心事,做事總是心不在焉。我又不是個多事的人,也沒有去追問她。

過了不久,蘭姨沒有來我家幾多天了,我們找也找不到她。我去問小姨芳姐,芳姐囁嚅且吞吐地說:“蘭姨,她嘛⋯現正踎緊監啊!好似⋯要踎⋯三個⋯個月啊!”

我追問其中究竟的原因,芳姐初時說不大清楚,當我再追問,她才含糊地說:“好似,聽講,她⋯她呃⋯呃咗政府的錢喎。”芳姐有意地避開了我倆,再不願說下去。

過了三個月,蘭姨特然来到我在我家,懇求我們再次雇用她。老伴聽了非常開心,而我總是覺得她是個不老實的人。我要她老老實實地告訴我倆離開的原因。她悲憤地說:“我在鄉間賣了那間小小的裁縫店,拿到了六十萬元來港。到港亞芳慫恿我去政府處攞綜緩,礙於那筆錢,亞芳說可以暫時待她保管。於是我就照她的意思去做了。當時,她並沒有把我的六十萬保存著卻把它買了一間房子。現今,那房子已升值幾百萬了。我打算向亞芳取回那筆錢及希望她也給予我些少的利息。豈料她竟然說:『這間房子早已給了我的孩子住,等他賣掉了就會還給你。』這件亳無理由的事,我怎能答應呢?於是我频頻地向亞芳追討。一個令人憤慨的事終於出現了!亞芳的孩子走去舉報我,説我隱瞞了一筆錢卻去呃政府攞綜緩。最終,我坐了三個月監及被追回我已拿取的二十萬元綜緩金。現今,我什麼也沒有了,希望你倆讓我繼續留在工作,貯點錢回家鄉。”畢竟,這件事與小姨芳姐牽上關係而且彼此是親戚,我只好拒絕蘭姨了再在我家工作。

每當我回想這件悲劇,就念及人性良心的問題,也想起蘭姨和小姨亞芳。小姨亞芳所作所為固然不妥,令人憤怒;但是,難道蘭姨沒有錯嗎?她的錯是貪念作祟吧而亞芳就涉及良心的問題了。只不過的是:蘭姨已經受到了懲罰,那麼,小姨亞芳呢,她是否遭受到良心的譴責嗎?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