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光

小害

「我們都是不朽的」——阿爾謝尼‧塔可夫斯基

我又在我的墓前
細閱你
若有一絲僭越
就請你莞爾一會
我會在我的墓前獻花
然後欠身
回應你停留的眼神
等待一切凝結
等待那些
繼續值得等待的
就此,我必需闡明
任何令人匆匆逝去的苦惱
時間是帶個性的關節
任何物象也能輕易扭曲
所以你明白眼前
如熟知訇然的一片陰暗
若有光明施捨
都是驟雨濺濕了昨夜的
細碎無聲
而流亡,也是無聲的
每下呼吸仍從霧中襲來
當我僥倖被提醒
又在刻上新的碑文
但你卻清楚
每一個踉蹌趕至的後來者
他們日夜顛倒地禱告
永恆如鏡
摩挲曾黑白的體溫
反之亦然,隱約
遇上最合適、最鋥亮的
影子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