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

雪里

整個人泡在鴆毒中,但我不喝。
皮膚裂了、聲音啞了,也不在乎。
沒有影子的我,一直只在找尋著自己的影子。
如果在路上與你相遇,就可以笑著哭出來。
並不期待你給的柔聲安慰,而就連你伸出雙手,我也別過頭去。
細雪或是櫻花瓣什麼的,請飄下來吧,在這仲夏。
我所需要的溫柔,不是能讓我變得溫柔的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