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布拉格

句芒

歌德説:「布拉格,世界最美的鑽石!」
尼釆說:「表達音樂時,我想到維也納;而想到”神秘“,只有布拉格。」

踏足布拉格,腦海即時想到著名作家《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的作者昆德拉以及《變形記》的卡夫卡。昆德拉與卡夫卡都在捷克出生,昆德拉後來去了法國,成為法國人;卡夫卡是個猶太人的后裔。

著名電影「布拉格之春」改編自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這套影片的背景是從蘇聯聯盟軍入侵捷克開始,年青的知識份子紛紛逃亡海外以及當地人對抗蘇聯聯盟軍的鬥爭。《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談到愛情的「輕」和「重」,政治與哲學的抵觸,人的性慾與靈性的分別。昆德拉的作品是拒絕接觸政治,也不把政治的事件放到他的著作裡。他的作品只是專注描述人性的丑惡。正如昆德拉說:“令我反感的,遠不是世界的醜陋,而是這個世界上戴上美麗的面具。”他另外有句名言說:“我開始慬慎的選擇我的生活,我不再輕易禳我迷失在各誘惑裡。我心中已聽到來自遠方的呼喚,再不需要回頭去關心身後的種種是非與議論。我已無暇顧及過去,我要向前走。”這是多麼的發人省思。

走在布拉格的街上,我懷著希望䏻看到卡夫卡的雕像,但是,失望了!問帶團的導遊也不知道。幸好,我在一間書店的窗櫉看到他的肖像,便迅速地把他畫下來,填補了我的失落感。卡夫卡的濃眉大眼,深邃的眼神,顯露出無比的內心的孤寂和絕望感。在他的《變形記》也許能找出了答案吧!《變形記》的主角格里高爾從惡夢中醒過來,自己變成了一隻巨大的甲蟲。格里高爾是這個家庭的經濟主柱,這遽變使到他已退休的父親被迫重返工作,他的妹妹無奈退學。直到有一天,他(這條甲蟲)死了,他的家人才如䆁重負。卡拉卡的經典作品還有《審判》《城堡》。卡拉卡的名言也俱震撼力,例如,「書必須用來鑿開人們心中冰封的海洋的一把斧頭」,「美國充滿無限的可能的魔幻國家,歐洲越來越變成無比狹隘的國度」,「盡管人群湧擠,每個人都是沉默的,孤獨的」。

布拉格爾雅塔河上的查理大橋和舊城區的聖維特大教堂,是遊客必到訪的地方。查理大橋的橋廊屹立著各尊的雕像,每個雕像告訴了我們,歐洲過往的歷史。教堂古堡的畫和雕像,也讓我們清楚地了解到歐洲歷史的發展和痕跡。查理大橋上就有很多画匠和樂隊表演,這也是歐洲街頭上常見的。舊城區的聖維特大教堂,金碧輝煌,聖殿內的環廊圓廓鑲滿金片閃閃生光,不知天上的神靈是否被燦燦的金色所炫惑?布拉格的市內有很多教堂古堡,圓穹金頂,湛藍黛綠的尖塔處處何見。橫街窄巷的牆壁,繪畫現代的塗鴉,與荰重雅典的教堂古堡,遙遙雙望,極不協調格格不入。

我處身在布拉格鵝卵石板的街道上,只渴望䏻沾染一點點昆德拉和卡夫卡的文學的靈氣,只管是萬分之一,也很知足了!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