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

楊冰峰

我為很多女人寫過詩,
但不曾為你留下片言隻語,
我常仔細察看女人好看的容顏,
卻忽略你老態龍鍾,
我用整夜聆聽女人的綿綿情話,
但你嘮叨的聲音總叫我厭煩,
我十指緊扣一個女人又一個女人,
卻羞於橫過馬路的幾十秒,
我吮吸女人的乳房提升她們的情慾,
而吃過你的奶理所當然。
母親啊!你這個沒有性別的物種,
你擁有女人的一切,
比一個男人的特徵還多,
你總是將言語留在錄音機上,
我開啓馬上關閉。
害怕你不斷重複呼喚我的名字,
害怕你將我冬季的衣服捎上,
害怕你埋伏在我減肥的路上,
害怕你告訴我風濕敲打你一夜的窗欞,
害怕你告訴我那些錯亂的日子,
我刪除所有留言。
我的日子還正長,
像正午的陽光一樣明媚,
我為一個女人又一個女人神傷,
母親啊!你太老了,
比我更弄不清這些女人古怪而自私的想法。
她們用濃重的鼻音讀詩,
用遊戲而非愛情吻我的前額,
永恆比鮮花還易凋謝,
她們是一群墮落的仙女。

2018年2月23日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