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晨花 第十一章

考試季節終結,圖書館格外寧靜。陽光偷偷觸摸書卷,閃閃發亮的塵埃於空中嬉戲。點點微塵隨推開的門飄到室外閱讀區——蟬鳴正盛,陽光肆無忌憚蒸發葉面水份。
葉翹楓坐在樹蔭下的長椅,向陸澄煦點頭示意。
「楓哥,找我何事?」
葉翹楓沉默地遞過報導,望着自己的影子陷進草地上的斑駁樹影。

「消息人士透露,政府計劃大幅調低給予地產商的優惠,以紓緩日漸熾熱的炒風。據稱,一直支持地產界的官員方國鴻一反常態支持是次計劃。消息人士指,方國鴻欲藉此機會,改變其偏袒地產商及官商勾結的形象……」

陸澄煦閱畢,暗暗歎氣;抬頭,發現陰影下的葉翹楓格外憂鬱,只得故作輕鬆問:「要我轉達什麼嗎?」
不間斷的蟬鳴教人心煩,葉翹楓抬頭,因刺目陽光瞇起雙眼:「你什麼都別做,別做傳話筒,就是幫忙了。」
「你們父子倆都這樣,有什麼辦法?」陸澄煦無奈地聳聳肩,續道:「六年了,為什麼你們仍不能好好說話?」
葉翹楓架起墨鏡,冷冷笑道:「我已經習慣這樣。」

他忘不了六年前的漫天飛絮。
大地換上雪白新裝,一塵不染的雪花粉飾醜陋人間。葉翹楓看着窗外皚皚白雪,越發想吐。
「你做出這種事,我怎向方世伯交代?」耳邊響起葉崇天的責問,葉翹楓收回視線,望向臉色陰沉的父親,還有他身旁木無表情的方國鴻。宿醉仍在折磨他,於是閉目揉揉不住跳動的額角,把自己更深地埋進沙發,皺眉道:「是他的女兒引誘我。」

聖誕舞會樂聲喧鬧,迷幻燈光照射全場。
葉翹楓接受每個人塞給他的酒,但淺酌後便悄悄放下——他記得父親說過,縱橫商場,要廣結人脈;他即將成年,雖然還做不到長袖善舞,但可以避免開罪他人。
然而,起哄與他乾杯的人一個接一個;酒醉微醺時,瞥見打扮性感成熟的方曉敏如狼似虎地盯着自己,隱隱察覺不妥時,下一杯烈酒已然送上。
舞會結束時,葉翹楓腳步輕浮。迷糊間不知誰送他回家,又像看見方曉敏突然在他的房間出現,熱情地投懷送抱。
他冷冷地說:「別鬧!」揮手趕走她,她卻不依不饒地纏上來,之後……

「曉敏才十三歲,會有這心思?」葉崇天冷哼一聲,視線落在方國鴻身上。
葉翹楓猛地睜眼抬頭,不可置信地問:「你認為我是故意的?」得不到回應,眼眶倏地發澀,他趕緊低頭眨眨眼,再次抬頭時,眼神已變得冷硬:「你上輩子可能作了很多孽……請問你是什麼,才會生下我這樣的衣冠禽獸?」
「我會有這麼愚蠢的兒子嗎?」語氣冷靜,卻隱隱帶着的不甘。
「的確沒有。」葉翹楓贊同地點頭,「以後我的事與你無關。葉先生!」葉翹楓嘴角勾起一抹報復的微笑,於最後三字加重語氣。
方國鴻看着各不相讓的葉氏父子,像息事寧人般悠悠開口:「你們何必為我的女兒爭吵?只要翹楓娶曉敏,我們親上加親,我還追究什麼?只要曉敏不受委屈,什麼也可商量。」
葉崇天附和道:「合作多年,你的用意,我當然明白。」示好般拍拍方國鴻臂膀,眉心卻不易察覺地打結。
「誰與他親?他只是覬覦你的錢!」葉翹楓霍地站立,憋在心中的怒火猛烈燃燒,卻轉瞬被葉崇天冰冷的眼神澆滅;他咬牙低吼一聲,拋下一句「你們繼續吧!」便轉身離開。甫打開門,寒風撲面,葉翹楓打了個哆嗦,卻固執地不肯回頭。輕飄飄的雪花落到臉上,融化,順着臉頰滑下,仿若淚痕……
葉翹楓狠狠抹一把臉,強忍寒意走往屬於他與妹妹的小教堂。推門而入,內裏空無一人,只有偌大的耶穌受難像。葉翹楓疲倦地坐下,對虛空溫柔低語:「你的哥哥變罪犯了。你再不回來,我就真的要娶她了……」

往事歷歷在目,陸澄煦記得他應聲開門時,從教堂回來的葉翹楓臉色蒼白,嘴唇冷得發紫,發着抖焦急問道:「你真的不知道妹妹搬了去哪?」那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面對如此狼狽的葉翹楓。
「楓哥,你有沒有想過,也許你那時什麼也沒幹?」
葉翹楓輕蔑一笑,「酒醉也有三分醒。這種冤我可忍不了。」
陸澄煦疑惑,「既然有意識,為何……」
「面對投懷送抱的女人,這世上有多少個柳下惠?」自嘲笑笑——事隔多年,有些事只能避重就輕。
「但是……」陸澄煦欲追問,葉翹楓卻搖頭,拍拍他的肩,道:「事不關己,你告訴——」指尖敲敲桌上的報導,「別多管閒事。」
陸澄煦搖頭苦笑,「這怎麼可能?」
二人的沉默被蟬鳴掩蓋。陽光灼熱,只要增加一點點溫度,大地便能熊熊燃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