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晨花 第七章

豪華的中式辦公室內,一幅巨型牡丹畫卷高懸牆上,「國之棟樑」,「鴻才偉略」分別掛在兩側。
葉翹楓冷笑。為保一己權位,絞盡腦汁設局威逼利誘,無所不用其極;但只要用冠冕堂皇的謊言愚弄大眾,仍能位高權重。
辦公室的主人輕咳一聲,待葉翹楓回神便繼續談判。「世姪,我的女兒哪配不上你?你寧願坐牢也不娶她?」
「會那麼嚴重嗎?我家有的是錢。聘個好律師,我乖乖認罪,裝裝後悔就行了。」徹底放鬆身體陷進椅子,慵懶如午睡剛醒的紈絝子弟。「別忘了,那時我還未成年,你們又事隔多年才追究,於情於理,罪會判得多重?」
「你不介意父親淪為笑柄?為一個沉淪色慾的兒子犧牲公司名聲、合作伙伴的支持?」方國鴻笑容和藹,循循善誘,誠懇得像為後輩設想的長輩。
「反正我給他的麻煩一向不少,多一樁少一樁也沒關係。」嘴角泛起一絲冷笑,敲敲桌面道:「而且,逃離你聒噪的女兒是我的畢生願望。」
「你沒必要把自己趕進絕路,我也沒這打算。只是,如果惹曉敏不高興……」抬眼看這初生之犢,語氣不無惋惜道:「葉崇天的下半生,恐怕要在獄中度過了。」
身體不自覺繃緊前傾,深呼吸隱藏劍拔弩張的氣勢,冷冷望進方國鴻的眼睛,「你要魚死網破,為他墊背,我不會阻止。」葉翹楓放開緊握的拳頭,硬扯出笑容,坐回椅子,道:「但方世伯,如果我一意孤行,你的寶貝女兒希望落空,你猜她會做什麼出人意表的事?」
方國鴻暗暗嘆氣,看向文件架遮蓋不了的裂痕,想起女兒一直的刁蠻任性,還有那越發明顯的衝動。那天她怒氣沖沖走進辦公室,二話不說便要他辭掉秘書。他追問原因,她卻吼了一聲,高舉桌上的銅鑄貔貅,重重擊在雲石桌面然後轉身離開。他後來才知道,他的秘書只是說了一句實話——「方小姐,就算葉翹楓娶你,你認為他會全心全意對你,給你幸福嗎?」
與妻子離異後,女兒越發固執和情緒化,身為父親也只感無可奈何。「開門見山吧!」
葉翹楓低頭,掩飾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揚。「別讓她干涉我的生活。如果送她出國讀書,相信大家會比較輕鬆。」看見方國鴻不以為然的神情,補充道:「五年為限。」
方國鴻點點頭,扯出公式化笑容,與葉翹楓握手道:「各取所需。成交!」

拌着咖啡的葉翹楓悠然看向夜空。沒有星,只有一彎新月懸在半空。隻身處於浩瀚無際的宇宙,她會顧影自憐,渴望陪伴;還是睥睨世間,視一幕幕悲歡離合為消遣?
剛要享受咖啡,電話突兀響起。葉翹楓望着來電顯示,考慮拒絕接聽的後果。三秒後,他放下咖啡深呼吸,按下通話鍵。
「葉翹楓!你幹了什麼好事?你覺得我不在,你就可以稱心如意,四處玩女人嗎?」方曉敏在話筒的另一端興師問罪,葉翹楓悠悠摸着杯子邊緣,冷冷道:「是。」
簡短的回答教方曉敏怒火更盛,嚷道:「那件事錯的是你,你不可以這樣對我!你一定要對我負責任!」
歇斯底里的叫聲讓他不得不拉開話筒,揉揉受折磨的耳朵,冷哼一聲不屑道:「我從來不知什麼是責任。」
沉默數秒,方曉敏再次開口時顯得小心翼翼。「爸說,我畢業你就娶我。真的嗎?」
「可能。」呷一口咖啡,隨即皺眉放下——沒放糖的黑咖啡,就像這答案一樣苦澀。「如果打擾我的生活,一切免談。」不待方曉敏答話便趕緊掛線,葉翹楓一口氣喝掉漸冷的咖啡。
香濃與苦澀於口腔交織,葉翹楓轉動空空的杯子,凝視窗外無人石椅。
月色悠長,總不及易散煙花誘人。徐徐呼出煙圈,撫摸打火機上的花紋;誰能抵擋瞬間絢麗的吸引?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