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楊冰峰

我喜歡二月南方清冷的夜,
它安撫我的靈魂讓我相信自己不再愛你。
在溫暖的被窩裏,
一隻無形的手覆蓋在上面,
而我一夜不需巔簸直達天明。

日光不是淡淡地降臨,
洪水般摧枯拉朽,
即使我自覺站在山巔,
仍充滿溺水的感覺。
我緊縮着身體讓胸部變硬,
像鋼鐵一樣堅硬,
等待你無堅不摧的箭簇,
脖子太長,愛情太短。

2018年2月2日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