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楊冰峰

三月是用來遺忘的月份,
我將你葬在群花中,
夏季的陽光不能深入潮濕的墓地,
沒有黑衣白衫的鐵索我也不能。
蟬聲切切,
纏綿悱惻如樹下窮目的那人:
沒有蹤影,
你或在極光明的陰影裏復活。

但你不可復活,
三月已如畫卷般展開,
落墨的地方驚起群鴉,
棲宿的枝頭在朱買臣的背上。

我拉動春雷,
將雨水導入夏季的瓶中,
埋在枕下,
出海遨遊。
明早,
天空的行者叩開滿是霧氣的玻璃窗,
掛一串風鈴般的呢喃,
問我瓶中的水酸不酸?

2018年3月17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