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言

時間不過是黃綠醫生
記憶這塊脆骨頭
一到雨季便隱隱作痛

曾經,我們總是在雨中討論與討厭世界
但當你向我報以晴笑,我才注意到
一生實在太短了……

夢是甜蜜而殘酷
告訴我醒來會再失去你多一次
天空的傷口原來是藍色
像人一樣自以為在黑夜中復原
影子在冷夜街燈下屹立
狂風打過仍然一動不動
如一隻被主人拋棄的狗
等待自己接回自己的悲傷

我軟弱如一隻鞋
失去另一半對稱的自己
向前,發不出雷聲
退後,又踏著日光
即使能獨自走到很遠很遠
白日的路,也只是一條長長繃帶
敷着夜的傷痕

當初你問我何時說出心底話
我說在下雨時交換傘
於是,你一直在雨中等我

直至長河決堤,我才來到這裡
你為我預留的位置
雨花滿天飄零,到底等候一個人多久
才會落成如此霜白茫茫

如今,你滴滴答答的時鐘向前
我還單純的站在原處下雨
如果這場雨注定無法下完
我願意離你更遠,成為你的星座
但如果我們仍有僅餘的晴天
我把傘帶來,你還願意走進這小小的天空嗎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